Games Animation Forum

返回   Games Animation Forum > 其他 > 學術文化綜合研討區

回覆
 
主題工具 顯示模式
舊 11-07-03, 10:20 PM   #1
細路翔
The One
 
註冊日期: Sep 2003
文章: 23,631
~THE SKY~SEASON I chapter20 《游離》

潔淨,什麼也沒有,白得可憐的世界
[白汒汒的一片呢.....]
響起的,是一把年輕少年的聲音,
矇糊不清,隱若看到的
是一雙蒼涼的藍色碧瞳
那份無可奈何的感覺
為這虛無的白色,抹上了更暗淡的色彩
[所有事物都消失了.]
他再度開口,語氣,帶點諷刺
[我才不管!!!!!!!]
回答的,是哽咽著的少女
微微顫抖的聲音,刺痛著少年的心
[妳會幸褔的活下去.]
也許是為了安慰...或是逞強
他說出了對少女來說,毫無意義的話
[對於我來說.....沒有你的幸福....我才不要]
沒有你,怎麼會有幸褔?!
最後,在少女心裡留下的
只有無法擁有...不存在的幸褔
其實...那時候的得到
早已預料到這刻的失去
一直...只是瞞騙著自己...
滿足那眇小
卻比一切也重要的耆求
眼神,恍惚像迷途的孩子
永遠也看不到伸向未來的道路





chapter1
重遇

[喔....喔....啊啊!!!!!!]

她回過神後,說了一句:
[又來了,那個夢......]
[笨玲......怎麼了嗎?]
從她旁邊的床子中,又有另一個少女從被窩裹鑽出來.
她們長得十分相似......應該說,除了髮型不同,基本上長得一模一樣.
[不,沒什麼.....]少女精神彷忽地回答.
她心裹不斷地作出疑問
(他是誰......怎麼最近老是發這個夢?)
(銀色的頭髮......總覺得在哪兒見過....)
另一個在被窩裹的少女卻沒精神去理會她,只是不耐煩地說了一句:
[我很累喔..妳不睡便別要煩我....]
玲:[只會睡......]


[笨玲....笨玲....]
一把活潑的聲音把少女從睡夢中帶出來.
玲:[嗯?天光了嗎?]
她不情不願地座了起來,伸了一個懶腰.
曲髮少女:[起床了啦....昨晚又不好好的睡....]
玲:[昨晚又作了那個夢啦......]
[是嗎......]曲髮少女神色微微一沉.
玲:[別說這個了......我先去梳洗吧..]
說罷後,她獨個兒步往廁所去.

[總覺得......那個女人很像我...那個銀色頭髮的..是誰呢?....]
少女一邊洗著臉,一邊自言自語,跟自已發出問題.
[笨玲,怎麼一個人在廁所裹自言自語?]
門外傳來了曲髮少女的聲音.

現在說話的,是我的媬母,嘉莉芙,她是我老爸在我九歲時請回來的,奇怪的是她長得跟我一模一樣,而且九年來一點老化跡象也
沒有.
雖說是媬母,但她做事笨手笨腳,和我一樣,但我老爸竟然留了她九年,簡直是奇蹟.

玲:[與妳無關,妳還不是常在洗澡時傻笑......]
她一句拋向嘉莉芙,好讓她沒話好說.
嘉莉芙被說穿了,不禁臉紅起來,咪著嘴說:
[妳管我......]
嘉莉芙:[洗快點喔,我也要用啦....]
玲:[喔.......]


玲從廁所走出來的時候,赫然發現嘉莉芙座在地上,呆呆的看著她.
嘉莉芙:[......]
玲對她這異樣的目光感到很不舒服,奇怪地問:
[怎麼了?]
嘉莉芙:[我們的樣子太相似了......]
玲不解,疑惑問道:
[妳在胡說什麼,是又怎樣喔?]
只見嘉莉芙傻笑著說:
[嘿嘿嘿......我要做妹妹~因為我較可愛~]
玲感到莫明奇妙,受不了說:
[喔......妳喜歡吧......]
[姐姐~今天的早餐妳付錢~]
說了這麼久,原來嘉莉芙的目的在此.
[我的錢快用完了,我可不想這麼遠回去卡迪蘭斯向我老爸拿錢然後又走回來.]
玲當然不會讓她奸計得逞,立刻便砌詞跟她辯駁.
嘉莉芙:[妳可是我姐~錢當然是妳給的!!]
她利用剛才的說話,強詞奪理.
玲:[少給我來這套,什麼妹妹...妳這年紀大到連自己幾歲也數不清的老女人!!]
只見嘉莉芙一副驚訝,受了委屈的樣子,說道:
[我見妳可憐才來陪妳~妳竟然連吃早餐的錢也要我付?!]
玲開始感到生氣,一語道破:
[我可沒叫過妳來,是妳嚷著要跟來的!!!]
嘉莉芙露出兇狠的眼神,說:
[死也不肯讓步嗎?]
玲意志堅定,一臉正氣的說:
[不~~~~讓!!]
嘉莉芙:[算了!我懶得跟妳多說,總知錢妳是給定的了!]
只見玲一臉自信,提出了一個建議:
[哼!!有種和我鬥快吃早餐,輸了的就要付錢.]
被玲這樣挑撥,憤怒的嘉莉芙立刻便答應了:
[比就比喔!怕妳嗎?!]


__________________
習大大放出了鈔票
川普說我就是鈔票
安倍說我不要鈔票
英國說大家抱團死

此篇文章於 01-09-06 04:42 PM 被 細路翔 編輯。
細路翔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07-03, 10:21 PM   #2
細路翔
The One
 
註冊日期: Sep 2003
文章: 23,631
待應生:[兩...兩位小姐....請問要...要吃什麼.....]
(殺氣好重,多留在這兒半秒也有危險....)
玲:[點最便宜的好了!!!]
待應生感到無奈,問道:[最便宜.....即是什麼?]
只見嘉莉芙嘴角上揚,高傲地說:
[怎麼了,怕輸嗎~?不然怎麼要最便宜的?]
玲:[嗚~~~~有多貴的全給我拿出來.]
嘉莉芙:[呵呵,這樣才有意思.]
[妳聽著!!!若妳輸了的話!!!!連午餐的帳也要妳付!!!!!!]
怒火提升到極限,玲終於爆發出來.
嘉莉芙不甘視弱,說道:[付就付喔!怕妳嗎?!]
兩人就這樣彊持了許久,直到待應生把食物送來.
待應生:[客.....客人.....妳們點的東西到了......]
他一邊說著,手一邊不停的抖震.
[放下!!!!!!!!!!!]
兩人不約而同地說.
玲:[開始吧!!!!!]

........

一輪"激戰"後,餐桌變得滿目瘡夷
嘉莉芙:[嗄嗄.......]
[嘿嘿嘿......妳輸定了,論到吃東西的速度,妳一定不及我.]
嘉莉芙:[可惡!!!]
她二話不說,拔腿就跑,把爛攤子留給玲.
[嗚喔喔喔!!!!]
只見玲一躍而出,以極驚人的速度追過了她
嘉莉芙驚愕地看著,心裹嘀咕著
(跑得不夠她快,輸定了.)
經理回頭,見到兩人飛奔出去,即時彈出了一句:
[吃...吃霸王餐?!]

碰!!!!!!

[呀!!!!!!好痛啊!!誰喔?!]
她跌倒在地上,呼呼說痛
[喔!!!抱歉....妳沒事吧?]
玲抬起頭來,一個身影出現在她的眼前.
這人有著接近白色的銀髮,穿著一件長袖,深藍色的T-SHIRT,外面穿著一件純白色的恤衫,一條咖啡色的長庫,可說是穿得十分普通.
可是吸引玲的並不是他的衣著,而是他那頭銀髮和那雙......
碧藍色的眼睛
玲呆呆地看著他,什麼也沒說,只是在心裹有一句話重覆了一萬次
(銀色的頭髮!)
嘉莉芙看著這個銀髮的男人,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經理走過來,捉著銀髮少年的手,一副感激的樣子,說:
[多謝你喔,這女孩剛才想吃霸王餐.]
銀髮的少年:[是嗎?]
[沒有啦!!!!我只是...我只是....]
玲雖然不是想吃霸王餐,但她也沒有好解釋,百詞莫辯.
少年搔了搔他那頭銀髮,說道:
[算了吧,我替她付好了.]
要一個陌生人替她結帳,玲當然會感到不好意思:
[不用了,我只是......]
銀髮的少年:[不用客氣了.]
玲:[那......那......真的很不好意思.]
銀髮少年微笑著,嘆了一口氣,說:
[就跟你說不用客氣了...]
[那....那真是多謝你了...]
玲向著銀髮少年躬了一個恭.
[走了~~嘉莉芙?幹麼呆著喔?走了啦!!!]
她轉身對嘉莉芙喊.
只見嘉莉芙還是呆呆的看著那銀髮少年,一動也沒動過.
玲感到奇怪,問道:[怎麼了嗎?]
嘉莉芙:[不....沒什麼事.....]
[沒事就快走啊!!走吧!!!]
說罷後,玲便轉身離去.
[嗯......]
嘉莉芙跟在她後面,在推開餐廳的門前,她轉身看著那銀髮少年.
露出了憂釁的神色.


__________________
習大大放出了鈔票
川普說我就是鈔票
安倍說我不要鈔票
英國說大家抱團死

此篇文章於 12-21-03 10:56 AM 被 細路翔 編輯。
細路翔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07-03, 10:22 PM   #3
細路翔
The One
 
註冊日期: Sep 2003
文章: 23,631
兩人在街上走著走著,嘉莉芙終於按耐不住,問道:
[玲......你不覺得剛才那個男人有什麼不妥嗎?]
玲:[喔...總覺得他和我那個夢裹的人很像......]
嘉莉芙沉了一沉,問道:[夢?]
玲:[唔......那個夢,我總在那個夢裹看到一個銀髮的男人.]
只見嘉莉芙神色凝重,輕聲說道:[是嗎.......]
玲察覺到她臉上佈滿了一層陰霾,於是問道:
[怎麼了?妳有什麼瞞著我嗎?]
被說破了的嘉莉芙,別過頭去,說道:
[沒有啦....]
[一定有的,妳這種笨蛋根本不懂得說慌.]
玲不相信,繼續追問著嘉莉芙.
嘉莉芙:[說了沒有就沒有,別煩了啦.]
玲:[哼,我遲早一定會知道的,妳看著瞧!]
嘉莉芙:[妳還是不知道的好......]
玲:[妳說什麼?]
嘉莉芙:[沒什麼,快走吧,我們要在天黑前到達瑞卡.]
[現在是去旅行吧...幹麼要這麼趕?]
嘉莉芙:[總之快到車站去吧,我不想留在這兒......]
玲:[喔~~~]



嘉莉芙為什麼會這樣?怎麼辦......)
玲:[唔~~~~一定有什麼的.....不然妳表情幹麼這樣沉重?]
嘉莉芙:[都說沒有了......妳就別問了......好嗎?]
[今天妳為什麼心情這樣差?我想應該和吃午飯的事無關吧.]
嘉莉芙:[妳別管太多,跟著我做就好了.]
[總覺得妳像在逃避什麼似的...]
嘉莉芙:[總之妳跟著我吧!別再問了!很煩啦!]
[怎麼發這麼大脾氣?問問罷了...差點嚇死我...]
嘉莉芙:[喔...抱歉...我......]
[有什麼事啊?快說吧,我是真的想幫妳才問喔!]
嘉莉芙:[我......我......]
[有事快說,別吞吞吐吐的!!]
嘉莉芙:[我們先到車.......躲開!!!!]
玲:[什麼.....?]
突然一支長達一米多的箭矢從天上降下.
轟!!!!!!
玲:[怎麼了?爆炸嗎?]
嘉莉芙:[是誰?給我出來.]
燈柱上突然出現一個留了長長金髮的男人.這男人拿著一把和他身高一樣的長弓,露出輕挑的笑容.
???:[喔......這與妳無關,滾開,第一代[X=U],這女的今天死定了.]
嘉莉芙:[你有本事就試試從我手上殺掉她.]
???:[喔......唬嚇我嗎.....?]
???:[嘿...嘿嘿嘿,別讓我說中,現在的妳......跟本不可能殺掉我.]
嘉莉芙:[那麼你就試試看吧.]
???:[看來妳不明白我所說的不可能是什麼意思呢......別扮作不知情了.]
玲:[究竟發生什麼事?找個人來告訴我吧]
銀髮的少年:[很明顯吧,他要殺妳喔.]
玲:[咦?]
玲:[哇!!!!你在哪裹冒出來的?!]
嘉莉芙(是他!......)
???:[喔......真想不到,是沒可能遇到的人哩......]
???:[銀髮的死神,看來你也找到她了呢.你暗中保護她多久了?]
銀髮的少年:[沒多久,才兩天.]
???:[還為了那個兒時的承諾嗎?別傻了,這樣做根本意思,她......]
銀髮的少年:[閉嘴!這與你無關!]
???:[發怒了嗎?那我不惹你了,反正我也沒理由為了任務而送命,今次我就先走吧.]
翔:[滾吧!回去跟審栽者說要殺她的話便親自出馬,別做這種偷雞摸狗的事.]
???:[好的!我就回去跟團長說一說,再見了.]
一頭金髮的男人在風中消失了.



玲[你究竟是誰?為什麼要跟蹤我們?]
翔:[妳暫時沒必要知道.]
嘉莉芙:[你就是...翔吧...]
翔:[對喔,請多多指教.....]
嘉莉芙:[求你快走吧,你應該知道你們一起會怎樣吧?]
翔:[我不管.]
嘉莉芙:[你知道這樣會發生什麼事嗎?我不想再一次失去所有啊!]
翔:[請妳先別動怒,我會盡量不在妳們面前出現,但我一定要保護玲,就是這樣而已.]
嘉莉芙:[我們不需要你的保.....]
翔:[不行,即使妳怎說也沒用,現在她已被那邊盯緊了,沒可能逃得了.]
嘉莉芙:[既然這樣的話,我就......]
翔:[妳能怎樣?反正現在的妳什麼也做不了......]
嘉莉芙:[求求你,我不想玲和我一樣,也不想再見到卡爾啊!]
翔:[抱歉,我先走了.]
玲:[你是誰?我在哪見過你的嗎?]
翔:[妳不需要知道,雖然我很想妳記起來...]
玲:[怎麼回事?找個人告訴我啊!為什麼那個人要殺我?]
嘉莉芙:[我等會再說妳聽,妳先到一旁,我有話跟他說.]
翔:[有什麼要說?]
嘉莉芙:[既然已經讓你兩個重遇,我想即使我兩怎做也沒濟於事,但我還是請你以後盡量不要在我和玲面前出現.]
翔:[嗯,我答應妳.]
嘉莉芙:[那麼你走吧.]
翔:[就這樣嗎.....那就再見了.]
他.....就這樣便離開了......


玲:[究竟是什麼一回事?妳全部給我說清楚啊!]
嘉莉芙:[我真的不想告訴妳,但妳絕對不可以跟剛才那個人見面.]
玲:[為什麼?]
嘉莉芙:[妳遲早便會明白,珍惜妳現在的時間吧,先去車站再說.]
玲:[嗯......](雖然我有很多疑問,但暫時還是保持沉默的好.]
(不過......突然感到心裹......很不舒服......像有什麼綁著我心似的...)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_
習大大放出了鈔票
川普說我就是鈔票
安倍說我不要鈔票
英國說大家抱團死

此篇文章於 12-21-03 03:41 PM 被 細路翔 編輯。
細路翔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12-03, 05:05 PM   #4
細路翔
The One
 
註冊日期: Sep 2003
文章: 23,631
THE SKY chapter2 =我對妳的承諾=

chapter 2
我對妳的承諾



在一片白茫茫的地方,少女看到兩個小孩在談話.
男孩:[這個是什麼?]
少女十分驚愕:[他不就是....昨天那個.....]
女孩:[我頸上這個嗎?]
男孩好奇地說:[對喔對喔!這個是什麼?]
玲:[那個東西......]
女孩把頸上的飾物拿下來:[這個是我媽媽留給我的鈴鐺啊!!!你要看看嗎?]
男孩拿著鈴鐺,仔細看看,說:[真的哩!我剛才還以為是粟子呢!]
女孩把頭伸向男孩:[你怎麼會把它看成粟子?]
把鈴鐺還給女孩後,男孩便說:[妳這麼貪吃!令我以為你爸爸怕妳餓壞,所以掛一顆粟子在妳頸上,讓妳隨時能吃~]
[吼哇哇哇~~~我才不貪吃~~~~~~~~~~你才貪吃!!!!!兩個月前你才搶了我的肉包吃!!!!!]
男孩看著氣得手舞足蹈的女孩,邊笑邊說:[哈哈哈哈,兩個月前的肉包妳還記得,還敢說自己不貪吃.]
滾答....滴答....
[嗚嗚.....人家不貪吃啦......]眼淚涗著臉流下來,滴在女孩小小的手上
[妳哭了嗎......對不起......]男孩對於女孩突如其來的眼淚感到不知所措.把手放到女孩頭上輕撫著
[很對不起...對不起......我要再買一個肉包給妳嗎?]男孩溫柔地問.
[我才不要肉包!!!!!]女孩邊哭邊說.
男孩聽後有點無奈:[那麼.....妳想要什麼?]
[讓我想一想......我要你令我不再受到傷害!!!!!]女孩強忍著眼淚說
男孩微笑著說:[嗯...我答應妳...這是我對妳的承諾!]
女孩:[嗯!!]

............

[喔.....喔啊......]玲在床上慢慢地座起來
[原來.....又是夢呢......]她摸一摸自己的臉頰,感到有一些東西
[眼淚?......]
玲一邊擦掉臉上的眼淚邊說:[嘿......我真傻......連作夢也會哭.]
[玲...還沒到達瑞卡呢.....再睡一下吧.]嘉莉芙帶著一臉倦容說.
玲看著她這樣子,問:[妳怎麼不睡?快天光了哩.....]
[我不累......]嘉莉芙微笑著說.
玲:[我看到妳這樣子....我很擔心妳啊!]
[我知道......妳再睡一下吧.]嘉莉芙仍然微笑著.
[嗯......]玲雖然想問她很多事,但她卻躺在床上沒說什麼.
(她一定有什麼事的......不然她不會這樣溫柔,不過......問了她的話...好像會傷害她)



嘉莉芙:[玲...玲.....起床了啦.]
[嗯......]玲一下子便起了床,昨晚她跟本就沒睡過.
嘉莉芙露出驚訝的表情說:[真少有呢...妳居然會自己起床!?]
[妳這是什麼意思.....]玲露出不悅的表情
嘉莉芙一手就把玲拉出來:[快點去梳洗和更衣吧!]
不情不願地走去廁所的玲,心裹仍被昨天的事困擾著
(那個銀髮的男人......總有一種很特別的感覺.)
少女摸一摸頸上的飾物:[還有......這個東西......]


__________________
習大大放出了鈔票
川普說我就是鈔票
安倍說我不要鈔票
英國說大家抱團死

此篇文章於 11-12-03 06:06 PM 被 細路翔 編輯。
細路翔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12-03, 05:07 PM   #5
細路翔
The One
 
註冊日期: Sep 2003
文章: 23,631
一下車,兩位女士便感受到達瑞卡的獨特風情
雖然是秋天,但是周圍的人都穿得很輕便,給人的氣氛就像夏天一樣.

嘉莉芙看到這情境,向著玲小聲說:[我們是不是應該穿少一點呢?]
[應該是.....我也覺得這兒很熱......]玲把頭上的帽子拿下.
[先別管這個,去吃早餐吧!]嘉莉芙說了她每天都說一次的話.
玲聽了這句話,只說了一個字:[嗯!]
[呀!!!!對了!!]嘉莉芙從行李左翻右翻,找了一本書出來
[這本旅遊雜誌說這附近有一家很好吃的肉包呢!!!!我想去吃啊~~~]嘉莉芙露出一個哀求的表情
玲:[我請客吧......]
[真的嗎?哇哈哈哈哈!!!快點吧快點吧!!!]嘉莉芙聽後異常高興,好像從沒吃過肉包一樣.
玲:[哈.......]
(她沒事便好了......還是這樣子才像她.)



[非特街48號地下......你究竟在哪裹?]嘉莉芙一臉茫然地說
玲見她這樣失落,拍拍她肩膊說:[妳座在這裹,我幫妳去買吧!]
[嗚......笨玲.....今天的妳真好人...我好感動喔.....]嘉莉芙抱著玲不放.
玲露出一副受不了的樣子,說:[少給我來這套,只此一次喔!]
嘉莉芙:[嗯!早去早回啊~],說罷後她便不斷揮手,催束著玲早去早回.
[這肉包店不是很出名的嗎?怎麼找這麼久也找不到...]少女邊找邊喃喃自語地抱怨著.
碰!!!!!
玲:[啊......抱歉...有撞到你嗎?]
翔:[沒事,我說抱歉才對.]
玲抬頭一望:[是你?]
少年從紙袋中拿出一些東西
翔:[要吃肉包嗎?]
少女露出一副不解的表情:[肉包?!......]


.......



少年和少女座在海邊,少女雖有很多事想問,但卻呆呆的低頭座著.
她偷偷看一看少年的樣子
那飄揚的銀髮,基本上是接近白色的銀色,在陽光的照射下,發出了一點刺眼的光茫
少女看著那雙碧藍色的眼睛,那種藍是一種十分淺的藍,令人看上去覺得心裹想些什麼也會被他知道似的
少年察覺到後,一臉疑惑的說:[怎麼了?妳不喜歡吃肉包嗎?]
玲:[呀...不不不不...我現在就吃]給發覺後,玲一臉通紅,不斷搖頭.
翔:[這就好了......]
(肉包......和那個夢真像.)她呆呆的看著肉包,卻又惹起少年的疑惑.
翔:[不喜歡吃的話沒關係哩...見到妳這樣感覺有點不好.]
[不......我吃的啦.]她再一次重申
翔:[喔...這就好了.]
玲:[喔...唔...那個...]
翔[什麼事?]
[你究竟是誰?為什麼嘉莉芙對你好像很反感?]少女終於把放在心裹許久的問題說出.
翔:[我......可說是妳的......保標吧...應該是.]
少女不解地問:[保標?那為什麼她這麼討厭你?]
他撥了一下頭上的銀髮,開口說:[我也不清楚,我不懂得怎樣說妳聽.]
玲:[是嗎?那為什麼那個一頭金髮的男人要殺我?]
翔:[因為妳和我會引發[重生],詳細情況妳看了那個便會明白的了.]
[那個?那個是什麼?別賣關子!]對於一個含糊的回答,玲開始有點不滿.
少年看到這她這個樣子,有點無可奈何地說:[那個...是她的回憶...]
她把肉包咬了一口,然後說:[她的回憶要怎樣才看到?]
翔:[妳回去跟叫她給妳看便行了,她會不會給妳看又另作別論.]
少女座起來,說:[我現在就回去跟她說.]
翔:[是嗎...那再見了.]
[慢著...你這袋肉包在哪兒買的?]少女記起了原本的目的.
翔:[就在這兒直行轉左,會見到一條小巷的,店子就在那兒.]
玲:[謝謝,再見了.]
[哈......還是老樣子,呆呆笨笨的]少年說罷後,一轉身便不見了踪影.


__________________
習大大放出了鈔票
川普說我就是鈔票
安倍說我不要鈔票
英國說大家抱團死
細路翔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12-03, 05:08 PM   #6
細路翔
The One
 
註冊日期: Sep 2003
文章: 23,631
[嘉莉芙~~~~我買了肉包回來啦!!!!!]少女拿著一袋肉包跑回剛才那個地方
嘉莉芙一點笑容也沒有,只說了一句:[妳跟那個銀髮的人見過面吧?]
玲:[喔.....這.....這個......]
嘉莉芙:[我就跟妳說別跟他見面了!難不成妳認為我會陷害妳嗎?]
少女聽到後終於按耐不住:[妳這是什麼語氣?我只是擔心妳才會問喔!]
嘉莉芙:[我不也是一樣嗎?妳知不知道......]
一個身影在兩人身後出現
翔:[妳們要吵架沒關係,但現在請妳們到一旁去.]
兩人異口同聲說:[什麼?]
碰!!!!!!
突如其來地,一輛翻則了的巴士從馬路直衝過來.
翔:[真討厭喔......老是傷害一些無關係的人.]
只見翔伸出左手便截停了那衝過來的巨物.
[什麼事?.....]突如其來的意外令少女腦內一遍空白.
嘉莉芙把玲推到一邊後說:[又是他們嗎!?]
翔:[迪洛斯......]
一個一頭紅髮的大漢從巴士的殘駭後出現,這男人外表大約五十歲左右
手持著一把大得嚇人的巨劍.
他把放在肩上的巨劍插在地上後,用十分平靜的聲音向少年說.
[銀髮的死神......她對你真的這樣重要嗎?]
翔:[她比我自己更重要.]
[隊長,根本跟他說不通的.動手吧.]
[對喔!爸爸,動手吧!]
大漢的後面站著一個少年和少女
少年長得不高,但卻擁有一雙涉人的眼睛
並雙手各拿著一把銀色短劍
而少女則留著一頭長長的紅髮,腰間的皮帶穿著一把長劍.
巨漢嘆了一口氣後,說:[動手?動了手又怎樣?你們打得贏他嗎?]
少年未等他說完,便衝了上前.
[銀髮的死神,看著吧!]少年反手拿著短劍,向著翔的臉劃去.
未幾,翔已經把他揮劍的右手捉著,並用腳踢斷了他的手骨.
[嗚喔喔喔!!!!!我的手喔!!!!!]少年捉著痛疼不堪的手跪在地上慘叫.
[牙突!!]未等翔回過頭來,紅髮的少女已經持著長劍,並以極高速度刺過來.
砰!!!!!
[嘿嘿,本小姐的劍技可不是蓋的]
一陣濃煙散去後...
[什麼?]紅髮少女被眼前的景象嚇到.
眼前的銀髮男子只用了兩隻手指便阻止了她的刺擊,並緊緊夾著長劍.
(好強的力氣...拿不回來)少女不斷拉扯著長劍
[七曜之序.寂霞.]
一鼓殷紅色的力量積聚在翔手中,一瞬間翔便向著少女擊去.
[糟了!!!!]少女拔出穿在腰間的另一把細劍作出擋格
碰!!!!!!!!
雖然已經作出擋格,但少女仍被這鼓強大的力量轟到數十米外,好不容易才用雙腳停下來
[嗚.......好痛啊......幸好我拿的是龍穿.]少女抬頭看一看前方,剛才她經過的地方成了一條火帶.
她不禁驚嘆地說:[真可怕......連臘青造的地都燒起來....]
迪洛斯走近少年並扶起他:[你們兩個是活得不耐煩嗎?星光,加莉...]
他把少年放到一旁後,說:[我來會會你吧,銀髮的死神
玲看到這樣的情景,不忍地向著翔說:[別打了!!!!他們還是小孩子吧!!!!]
翔望著玲說:[我不會幹掉他們的,只要他們離開便行了.]
說罷後,翔舉起剛才從紅髮少女手上的長劍,說:[動手吧.]
忽然,玲座在地上,很心平氣和的問銀髮少年
[你為什麼......要保護我?]
銀髮少年微笑了一下,把舉著長劍的手放下,轉身回答少女

[因為......這是我對妳的承諾.]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_
習大大放出了鈔票
川普說我就是鈔票
安倍說我不要鈔票
英國說大家抱團死
細路翔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12-03, 06:06 PM   #7
細路翔
The One
 
註冊日期: Sep 2003
文章: 23,63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ENOS=翔 :
[嘉莉芙~~~~我買了肉包回來啦!!!!!]少女拿著一袋肉包跑回剛才那個地方
嘉莉芙一點笑容也沒有,只說了一句:[妳跟那個銀髮的人見過面吧?]
玲:[喔.....這.....這個......]
嘉莉芙:[我就跟妳說別跟他見面了!難不成妳認為我會陷害妳嗎?]
少女聽到後終於按耐不住:[妳這是什麼語氣?我只是擔心妳才會問喔!]
嘉莉芙:[我不也是一樣嗎?妳知不知道......]
一個身影在兩人身後出現
翔:[妳們要吵架沒關係,但現在請妳們到一旁去.]
兩人異口同聲說:[什麼?]
碰!!!!!!
突如其來地,一輛翻則了的巴士從馬路直衝過來.
翔:[真討厭喔......老是傷害一些無關係的人.]
只見翔伸出左手便截停了那衝過來的巨物.
[什麼事?.....]突如其來的意外令少女腦內一遍空白.
嘉莉芙把玲推到一邊後說:[又是他們嗎!?]
翔:[迪洛斯......]
一個一頭紅髮的大漢從巴士的殘駭後出現,這男人外表大約五十歲左右
手持著一把大得嚇人的巨劍.
他把放在肩上的巨劍插在地上後,用十分平靜的聲音向少年說.
[銀髮的死神......她對你真的這樣重要嗎?]
翔:[她比我自己更重要.]
[隊長,根本跟他說不通的.動手吧.]
[對喔!爸爸,動手吧!]
大漢的後面站著一個少年和少女
少年長得不高,但卻擁有一雙涉人的眼睛
並雙手各拿著一把銀色短劍
而少女則留著一頭長長的紅髮,腰間的皮帶穿著一把長劍.
巨漢嘆了一口氣後,說:[動手?動了手又怎樣?你們打得贏他嗎?]
少年未等他說完,便衝了上前.
[銀髮的死神,看著吧!]少年反手拿著短劍,向著翔的臉劃去.
未幾,翔已經把他揮劍的右手捉著,並用腳踢斷了他的手骨.
[嗚喔喔喔!!!!!我的手喔!!!!!]少年捉著痛疼不堪的手跪在地上慘叫.
[牙突!!]未等翔回過頭來,紅髮的少女已經持著長劍,並以極高速度刺過來.
砰!!!!!
[嘿嘿,本小姐的劍技可不是蓋的]
一陣濃煙散去後...
[什麼?]紅髮少女被眼前的景象嚇到.
眼前的銀髮男子只用了兩隻手指便阻止了她的刺擊,並緊緊夾著長劍.
(好強的力氣...拿不回來)少女不斷拉扯著長劍
[七曜之序.寂霞.]
一鼓殷紅色的力量積聚在翔手中,一瞬間翔便向著少女擊去.
[糟了!!!!]少女拔出穿在腰間的另一把細劍作出擋格
碰!!!!!!!!
雖然已經作出擋格,但少女仍被這鼓強大的力量轟到數十米外,好不容易才用雙腳停下來
[嗚.......好痛啊......幸好我拿的是龍穿.]少女抬頭看一看前方,剛才她經過的地方成了一條火帶.
她不禁驚嘆地說:[真可怕......連臘青造的地都燒起來....]
迪洛斯走近少年並扶起他:[你們兩個是活得不耐煩嗎?星光,加莉...]
他把少年放到一旁後,說:[我來會會你吧,銀髮的死神
玲看到這樣的情景,不忍地向著翔說:[別打了!!!!他們還是小孩子吧!!!!]
翔望著玲說:[我不會幹掉他們的,只要他們離開便行了.]
說罷後,翔舉起剛才從紅髮少女手上奪取的長劍,說:[動手吧.]
忽然,玲座在地上,很心平氣和的問銀髮少年
[你為什麼......要保護我?]
銀髮少年微笑了一下,把舉著長劍的手放下,轉身回答少女

[因為......這是我對妳的承諾.]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_
習大大放出了鈔票
川普說我就是鈔票
安倍說我不要鈔票
英國說大家抱團死
細路翔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12-03, 06:08 PM   #8
細路翔
The One
 
註冊日期: Sep 2003
文章: 23,631
抱歉,唔小心按錯左
搞到多左篇出來
最底個個先係完整版本


__________________
習大大放出了鈔票
川普說我就是鈔票
安倍說我不要鈔票
英國說大家抱團死
細路翔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12-03, 06:33 PM   #9
細路翔
The One
 
註冊日期: Sep 2003
文章: 23,631
chapter2
我對妳的承諾


在一片白茫茫的地方,玲看到兩個小孩在談話.
男孩:[這個是什麼?]
玲十分驚愕:[他不就是....昨天那個.....]
女孩:[我頸上這個嗎?]
男孩好奇地說:[對喔對喔!這個是什麼?]
玲:[那個東西......]
女孩把頸上的飾物拿下來:[這個是我媽媽留給我的鈴鐺啊!!!你要看看嗎?]
男孩拿著鈴鐺,仔細看看,說:[真的哩!我剛才還以為是粟子呢!]
女孩把頭伸向男孩:[你怎麼會把它看成粟子?]
把鈴鐺還給女孩後,男孩便說:[妳這麼貪吃!令我以為你爸爸怕妳餓壞,所以掛一顆粟子在妳頸上,讓妳隨時能吃~]
[吼哇哇哇~~~我才不貪吃~~~~~~~~~~你才貪吃!!!!!兩個月前你才搶了我的肉包吃!!!!!]
男孩看著氣得手舞足蹈的女孩,邊笑邊說:[哈哈哈哈,兩個月前的肉包妳還記得,還敢說自己不貪吃.]
滾答....滴答....
[嗚嗚.....人家不貪吃啦......]眼淚涗著臉流下來,滴在女孩小小的手上
[妳哭了嗎......對不起......]男孩對於女孩突如其來的眼淚感到不知所措.把手放到女孩頭上輕撫著
[很對不起...對不起......我要再買一個肉包給妳嗎?]男孩溫柔地問.
[我才不要肉包!!!!!]女孩邊哭邊說.
男孩聽後有點無奈:[那麼.....妳想要什麼?]
[讓我想一想......我要你令我不再受到傷害!!!!!]女孩強忍著眼淚說
男孩微笑著說:[嗯...我答應妳...這是我對妳的承諾!]
女孩:[嗯!!]

............

[喔.....喔啊......]玲在床上慢慢地座起來
[原來.....又是夢呢......]她摸一摸自己的臉頰,感到有一些東西
[眼淚?......]
玲一邊擦掉臉上的眼淚邊說:[嘿......我真傻......連作夢也會哭.]
[玲...還沒到達瑞卡呢.....再睡一下吧.]嘉莉芙帶著一臉倦容說.
玲看著她這樣子,問:[妳怎麼不睡?快天光了哩.....]
[我不累......]嘉莉芙微笑著說.
玲:[我看到妳這樣子....我很擔心妳啊!]
[我知道......妳再睡一下吧.]嘉莉芙仍然微笑著.
[嗯......]玲雖然想問她很多事,但她卻躺在床上沒說什麼.
(她一定有什麼事的......不然她不會這樣溫柔,不過......問了她的話...好像會傷害她)



嘉莉芙:[玲...玲.....起床了啦.]
[嗯......]玲一下子便起了床,昨晚她跟本就沒睡過.
嘉莉芙露出驚訝的表情說:[真少有呢...妳居然會自己起床!?]
[妳這是什麼意思.....]玲露出不悅的表情
嘉莉芙一手就把玲拉出來:[快點去梳洗和更衣吧!]
不情不願地走去廁所的玲,心裹仍被昨天的事困擾著
(那個銀髮的男人......總有一種很特別的感覺.)
玲摸一摸頸上的飾物:[還有......這個東西......]


__________________
習大大放出了鈔票
川普說我就是鈔票
安倍說我不要鈔票
英國說大家抱團死

此篇文章於 11-12-03 06:49 PM 被 細路翔 編輯。
細路翔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12-03, 06:37 PM   #10
細路翔
The One
 
註冊日期: Sep 2003
文章: 23,631
一下車,兩位女士便感受到達瑞卡的獨特風情
雖然是秋天,但是周圍的人都穿得很輕便,給人的氣氛就像夏天一樣.

嘉莉芙看到這情境,向著玲小聲說:[我們是不是應該穿少一點呢?]
[應該是.....我也覺得這兒很熱......]玲把頭上的帽子拿下.
[先別管這個,去吃早餐吧!]嘉莉芙說了她每天都說一次的話.
玲聽了這句話,只說了一個字:[嗯!]
[呀!!!!對了!!]嘉莉芙從行李左翻右翻,找了一本書出來
[這本旅遊雜誌說這附近有一家很好吃的肉包呢!!!!我想去吃啊~~~]嘉莉芙露出一個哀求的表情
玲:[我請客吧......]
[真的嗎?哇哈哈哈哈!!!快點吧快點吧!!!]嘉莉芙聽後異常高興,好像從沒吃過肉包一樣.
玲:[哈.......]
(她沒事便好了......還是這樣子才像她.)



[非特街48號地下......你究竟在哪裹?]嘉莉芙一臉茫然地說
玲見她這樣失落,拍拍她肩膊說:[妳座在這裹,我幫妳去買吧!]
[嗚......笨玲.....今天的妳真好人...我好感動喔.....]嘉莉芙抱著玲不放.
玲露出一副受不了的樣子,說:[少給我來這套,只此一次喔!]
嘉莉芙:[嗯!早去早回啊~],說罷後她便不斷揮手,催束著玲早去早回.
[這肉包店不是很出名的嗎?怎麼找這麼久也找不到...]玲邊找邊喃喃自語地抱怨著.
碰!!!!!
玲:[啊......抱歉...有撞到你嗎?]
翔:[沒事,我說抱歉才對.]
玲抬頭一望:[是你?]
玲從紙袋中拿出一些東西
翔:[要吃肉包嗎?]
玲露出一副不解的表情:[肉包?!......]


.......



翔和玲座在海邊,玲雖有很多事想問,但卻呆呆的低頭座著.
她偷偷看一看翔的樣子
那飄揚的銀髮,基本上是接近白色的銀色,在陽光的照射下,發出了一點刺眼的光茫
玲看著那雙碧藍色的眼睛,那種藍是一種十分淺的藍,令人看上去覺得心裹想些什麼也會被他知道似的
翔察覺到後,一臉疑惑的說:[怎麼了?妳不喜歡吃肉包嗎?]
玲:[呀...不不不不...我現在就吃]給發覺後,玲一臉通紅,不斷搖頭.
翔:[這就好了......]
(肉包......和那個夢真像.)她呆呆的看著肉包,卻又惹起翔的疑惑.
翔:[不喜歡吃的話沒關係哩...見到妳這樣感覺有點不好.]
[不......我吃的啦.]她再一次重申
翔:[喔...這就好了.]
玲:[喔...唔...那個...]
翔[什麼事?]
[你究竟是誰?為什麼嘉莉芙對你好像很反感?]玲終於把放在心裹許久的問題說出.
翔:[我......可說是妳的......保鑣吧...應該是.]
玲不解地問:[保鑣?那為什麼她這麼討厭你?]
他撥了一下頭上的銀髮,開口說:[我也不清楚,我不懂得怎樣說妳聽.]
玲:[是嗎?那為什麼那個一頭金髮的男人要殺我?]
翔:[因為妳和我會引發[重生],詳細情況妳看了那個便會明白的了.]
[那個?那個是什麼?別賣關子!]對於一個含糊的回答,玲開始有點不滿.
翔看到這她這個樣子,有點無可奈何地說:[那個...是她的回憶...]
她把肉包咬了一口,然後說:[她的回憶要怎樣才看到?]
翔:[妳回去跟叫她給妳看便行了,她會不會給妳看又另作別論.]
玲站起來,說:[我現在就回去跟她說.]
翔:[是嗎...那再見了.]
[慢著...你這袋肉包在哪兒買的?]玲記起了原本的目的.
翔:[就在這兒直行轉左,會見到一條小巷的,店子就在那兒.]
玲:[謝謝,再見了.]
[哈......還是老樣子,呆呆笨笨的]翔說罷後,一轉身便不見了踪影.


__________________
習大大放出了鈔票
川普說我就是鈔票
安倍說我不要鈔票
英國說大家抱團死

此篇文章於 11-12-03 06:50 PM 被 細路翔 編輯。
細路翔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12-03, 06:44 PM   #11
細路翔
The One
 
註冊日期: Sep 2003
文章: 23,631
[嘉莉芙~~~~我買了肉包回來啦!!!!!]玲拿著一袋肉包跑回剛才那個地方
嘉莉芙一點笑容也沒有,只說了一句:[妳跟那個銀髮的人見過面吧?]
玲:[喔.....這.....這個......]
嘉莉芙:[我就跟妳說別跟他見面了!難不成妳認為我會陷害妳嗎?]
玲聽到後終於按耐不住:[妳這是什麼語氣?我只是擔心妳才會問喔!]
嘉莉芙:[我不也是一樣嗎?妳知不知道......]
一個身影在兩人身後出現
翔:[妳們要吵架沒關係,但現在請妳們到一旁去.]
兩人異口同聲說:[什麼?]
碰!!!!!!
突如其來地,一輛翻則了的巴士從馬路直衝過來.
翔:[真討厭喔......老是傷害一些無關係的人.]
只見翔伸出左手便截停了那衝過來的巨物.
[什麼事?.....]突如其來的意外令玲腦內一遍空白.
嘉莉芙把玲推到一邊後說:[又是他們嗎!?]
翔:[迪洛斯......]
一個一頭紅髮的大漢從巴士的殘駭後出現,這男人外表大約五十歲左右
手持著一把大得嚇人的巨劍.
他把放在肩上的巨劍插在地上後,用十分平靜的聲音向少年說.
[銀髮的死神......她對你真的這樣重要嗎?]
翔:[她比我自己更重要.]
[隊長,根本跟他說不通的.動手吧.]
[對喔!爸爸,動手吧!]
大漢的後面站著一個少年和少女
少年長得不高,但卻擁有一雙涉人的眼睛
並雙手各拿著一把銀色短劍
而少女則留著一頭長長的紅髮,腰間的皮帶穿著一把長劍.
巨漢嘆了一口氣後,說:[動手?動了手又怎樣?你們打得贏他嗎?]
少年未等他說完,便衝了上前.
星光:[銀髮的死神,看著吧!]少年反手拿著短劍,向著翔的臉劃去.
未幾,翔已經把他揮劍的右手捉著,並用腳踢斷了他的手骨.
[嗚喔喔喔!!!!!我的手喔!!!!!]少年捉著痛疼不堪的手跪在地上慘叫.
[牙突!!]未等翔回過頭來,紅髮的少女已經持著長劍,並以極高速度刺過來.
砰!!!!!
加莉:[嘿嘿,本小姐的劍技可不是蓋的]
一陣濃煙散去後...
[什麼?]加莉被眼前的景象嚇到.
眼前的銀髮男子只用了兩隻手指便阻止了她的刺擊,並緊緊夾著長劍.
(好強的力氣...拿不回來)加莉不斷拉扯著長劍
[七曜之序.寂霞.]
一鼓殷紅色的力量積聚在翔手中,一瞬間翔便向著加莉擊去.
[糟了!!!!]加莉拔出穿在腰間的另一把細劍作出擋格
碰!!!!!!!!
雖然已經作出擋格,但加莉仍被這鼓強大的力量轟到數十米外,好不容易才用雙腳停下來
[嗚.......好痛啊......幸好我拿的是龍穿.]加莉抬頭看一看前方,剛才她經過的地方成了一條火帶.
她不禁驚嘆地說:[真可怕......連臘青造的地都燒起來....]
迪洛斯走近星光並扶起他:[你們兩個是活得不耐煩嗎?星光,加莉...]
他把星光放到一旁後,說:[我來會會你吧,銀髮的死神.]
玲看到這樣的情景,不忍地向著翔說:[別打了!!!!他們還是小孩子吧!!!!]
翔望著玲說:[我不會幹掉他們的,只要他們離開便行了.]
說罷後,翔舉起剛才從紅髮少女手上奪取的長劍,說:[動手吧.]
忽然,玲座在地上,很心平氣和的問翔
[你為什麼......要保護我?]
翔微笑了一下,把舉著長劍的手放下,轉身回答玲

[因為......這是我對妳的承諾.]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_
習大大放出了鈔票
川普說我就是鈔票
安倍說我不要鈔票
英國說大家抱團死
細路翔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16-03, 11:59 AM   #12
細路翔
The One
 
註冊日期: Sep 2003
文章: 23,631
chapter3
我對妳的承諾(2)



[你......對我的承諾?]
玲想起早上所作過的夢,大感疑惑.
迪洛斯並沒有給他們空閒的時間.拿著巨劍便衝過來
雖然他身形高大及手持著一把大得不正常的劍,但依然擁有極高的速度.
巨劍的劍鋒和地上接觸,不斷發出[刷.....刷.....]的聲響
翔雙手握劍,水平的放著.
只是一瞬間,迪洛斯便來到翔的面前.
[吼喝喝喝喝喝!!!!!]迪洛斯大喝一聲,把巨劍由上至下的砍向翔.
翔亦同時向著迪洛斯作出水平線的橫斬.
[呯......呯呯........]
兩把劍互相碰擊的聲音過後,取而代之的是極大的衝擊
[轟!!!!!!!]
四周的東西好像都被這鼓力量壓倒似的,電燈柱,大樹等都被吹歪
而地面亦承受不了這撞擊力而下塌
[嗚......]玲用雙手掩面,好讓自己不讓這衝擊力吹倒.
四周都捲起了厚厚的煙塵
凐塵散去後,只見兩個持劍的男人對持著.
[他們......是人類嗎?]玲看到這種不可能的情景,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放眼望去,四周都變得滿目瘡痍.
翔:[真厲害,還好周圍沒有人.]
迪諾斯:[這對你來說不算什麼一回事吧!]
說罷後,翔向後一跳,便已跳到數十米外,他把劍橫放在肩上,像要讓迪洛斯採取先攻似的.
止舉明顯是在挑釁迪洛斯,但迪洛斯卻沒為此舉所動,反而以行動回敬翔.
他把巨劍拉後,然後向下砍向地面.
本來已經下塌的地面受不了這麼巨大的力量,開始崩裂起來.
地面變得凹凸不平後,玲和嘉莉芙想找地方立足也有困難.
嘉莉芙:[襯著他們打得忘形,我們快點走吧!]
玲定過神後,說:[只留下他一個人行嗎?]
嘉莉芙:[妳看過後也不會覺得他需要幫忙吧!快走!]
玲看著翔,不禁在心裹疑惑.
[為什麼他要為我做到這個地步?]


__________________
習大大放出了鈔票
川普說我就是鈔票
安倍說我不要鈔票
英國說大家抱團死
細路翔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16-03, 12:00 PM   #13
細路翔
The One
 
註冊日期: Sep 2003
文章: 23,631
當兩人正打算俏俏逃去的時候,星光和加莉卻突然從旁殺出.
加莉:[笨蛋!!!!你的手斷了就到一旁去嘛!走出來幹麼?]
星光面容紐曲,但仍強忍著痛楚逞強說:[妳忘了我是用雙劍的嗎....不過是斷了右手罷了...]
他說完這句後,終於忍受不到這極端的痛楚,捉著右手跪在地上.
[嗚......還真的是頗痛的呢....]星光說這句話的時候,痛得牙關也在抖震.
加莉看到他這麼痛苦,放下了一向對他的強硬態度,走到星光身旁扶他起來.
加莉:[傻瓜......痛成這樣還在逞強......]
玲和嘉莉芙看著他們,竟然忘了要逃走一事.
加莉:[第二代X=U,妳這次休想活著離開.]
這句話把玲帶回現實.
加莉拔出細劍,向著玲跑過來.
玲一時間不知怎辦,剛好旁邊有一支鐵棒便拾起它.
加莉來到玲的面前,一劍向她斬去.
[呯!!!!!]
玲雖然成功挨過一擊,但鐵棒卻被斬斷了,始終以一支鐵棒去擋著一把神兵的攻擊是沒什麼可能的.
她還未定過神來,加莉已經蹲下作出第二擊.
突然又再遭到攻擊,反射神經驅使玲用雙手擋著.
[嚓!!!!!]
血花從玲的手臀上拼出,發出寒氣的銀色細劍在玲的手臀上劃了一道長長的傷口.
[嗚喔!!!!!!!]玲蹲在地上按著血流如注的傷口.
雖然玲已經用手按著傷口,但鮮血仍然像泉水一樣流出來.
本來雪白無暇的少女肌膚,因細劍的傷害而變得血漬班班.
和迪洛斯打得如火如荼的翔,耳邊突然傳來玲的慘叫聲.
翔:[玲?]
因痛楚過度而伏在地上戰抖著,衣服亦因鮮血而染紅的玲映入他的眼簾
嘉莉芙:[玲!!!!!!!快逃啊!!!!!!!]
加莉走到玲身旁,她拿著的細劍滴著鮮紅的血,令其寒氣更加迫人.
加莉:[去死吧.....]
翔:[玲!!!!!!!!!!!!!!!!!]
[再見了.]細劍向著玲的脖子斬去.
就在千軍一髮之間
翔:[白月之羽!!!!!!!!!!]
剎那間,四周都發出了白光,令原本要斬向玲的細劍也停了下來.
加莉呆呆的看著這一片白光,
漸漸地......
無數的羽毛從天空上散落下來.
因這一片奇景而看呆了的加莉,突然感到刺骨的殺意.
漫天的羽毛幻化成許多的翅膀,在一瞬間向著嘉莉擊去
接下來的又是一片白光......
雙眼緊閉的嘉莉,慢慢的張開眼睛.
她感到有一雙手擁抱著自己
當雙眼完全張開時,她終於知道這雙手的主人.
身上開滿了血洞的星光......
星光:[妳.....還好...嗚咳.......]
話還未說完,鮮血已經急不及待的從他的口中噴出.
身體亦隨之倒下.
星光倒在地上,完全感覺不到他有絲毫氣息...染紅了嘴唇的鮮血,在他口裹溢滿後流了在地上
[喂.....喂.......]加莉不相信,不斷地推他的身體,冒求令他醒來.
但星光仍然一動也不動的躺在地上.
[喂......快起來啊...喂....]她仍然不相信,再次推動星光的身體.
星光的身體再次把現實告訴了她.
[我不要這樣.....我不要這樣啊!!!!!]加莉抱著星光哭起來.
[嗚嗚....嗚呀呀呀!!!!]眼淚不斷的從她眼裹流出,滴在星光的臉上.
一向冷靜的迪洛斯被這景像嚇呆,一時間作不出什麼反應.
[起來!!!!!起來啊!!!!!!]加莉仍然不死心,不斷搖動著星光的身體.
迪洛斯回過神後,第一個反應居然是用充滿恨意的眼神看著翔.
翔抱起因失血過多而昏倒的玲,舉步離開.
[呀啊啊啊啊啊!!!!!!]重要的人受到足以致命的重傷,令到迪洛斯喪失理智,拿著巨劍怒吼著衝向翔.
翔轉身望著迪洛斯,他的眼神散發出極端的殺意,失去理智的迪洛斯也被這鼓殺氣震攝,停下了步伐.
翔什麼也沒說,轉身便繼續離開.
嘉莉芙對於這些突如其來的意外感到不知所措,最後只懂得跟著翔走.
在翔離開後,迪洛斯立刻走到加莉身旁.
加莉:[嗚...嗚咕....怎....怎麼辦啊?爸爸!!]
迪洛斯:[加莉,放手吧......妳這樣爸爸帶不到他回"聖堂"啊.]
[嗚..嗚...嗯.......]加莉擦去臉上的眼淚後,心情開始有點平伏下來.
迪洛斯抱著滿身鮮血的星光,慢慢地步行離開.
離開前,他在星光耳邊說了一句話.
[你做得很好.....真的很好.]


__________________
習大大放出了鈔票
川普說我就是鈔票
安倍說我不要鈔票
英國說大家抱團死
細路翔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16-03, 12:01 PM   #14
細路翔
The One
 
註冊日期: Sep 2003
文章: 23,631
在翔和嘉莉芙二人一同步往醫院的其間,受到了不少人的奇異眼光.
[玲...玲.....快起來啊!!!!!]嘉莉芙在玲的耳邊不斷呼叫,但玲並沒因她的呼叫而醒來.
翔:[她只是失血過多而昏倒了,不用擔心.]
嘉莉芙:[她流得整件衣服都是血,你叫我不用擔心!?]
翔並沒有回答她,只是看著玲那張因失血過多而變得蒼白的臉.
嘉莉芙冷靜下來後,說:[九年前那件事......你還沒忘掉的吧?]
翔嗤笑了一下說:[怎麼可能會忘掉......]
嘉莉芙:[她想起來的話.....你真的會高興嗎?可能只會令她害怕你.]
翔閉著眼睛,向著天空深呼吸了一下,像接下來的話很難說出口似的.
[我很想她記起來....但又害怕她記起來後會害怕我....我感到很矛盾...每次一想起這件事我就感到呼吸困難.....就是這樣.]
嘉莉芙聽後只是看著他,並沒有再說什麼.
過了一段時間,嘉莉芙再說了一句話.
[卡爾他......卡爾還好嗎?]
翔:[嗯......在我兩年前離團時,他去了周遊列國,尋找全世界最好吃的蘋果.]
嘉莉芙會心微笑了一下,從她的眼神流露出一點點的歡愉.
[太好了.......還是這樣才像他......]
兩人說著說著,不經不覺已經到達醫院......

...........

在醫生診斷的其間,翔站在病房外,而嘉莉芙則站在醫生後面.
醫生:[唔...她沒什麼大問題的,傷口不是太深,還沒傷及筋骨,也沒感染到其他病毒,只是失血過多暈倒罷了.]
嘉莉芙:[那......她要住院嗎?]
醫生:[嗯...她醒來便能出院,不用擔心.]
嘉莉芙:[麻煩你了,醫生.]
醫生:[沒這回事,這是我的職責,我先離開了,還有其他病人等著.]
咔嚓(開門聲)
翔:[真的十分感謝你.]
醫生:[不用客氣,你進去看看她吧!]
翔步進病房後,看到面色開始變回紅潤的玲,不禁鬆了一口氣.
翔:[醫生怎樣說?]
嘉莉芙:[他說玲醒來便能出院了.]
翔:[這就好了......]
嘉莉芙:[你也很疲倦吧...我去買飲料,你要什麼?]
翔:[我要咖啡好了,謝謝.]
當嘉莉芙步出房門後,她隔著門隱約聽到翔的說話
[對不起......我真沒用......律守不到我對妳的承諾....很對不起.....對不起.]


嘉莉芙:[你要的咖啡.]
翔:[嗯?.....啊........]
一直在看著玲的翔,竟然伏在床邊睡著了.
翔:[喔......我竟然睡著了...真沒禮貌.]
嘉莉芙:[嗯......不要緊......]
翔從嘉莉芙手上拿過咖啡,喝了一口後,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翔:[抱歉.....一直以來我都睡得不好...直至現在她安然無恙在我面前...我一時安心下來就....]
嘉莉芙:[真的很多謝你......要不是你的話玲早就......]
翔並沒有用語言來回答,只是輕輕的搖頭和微笑.
翔:[我也是時候走了,多謝妳的咖啡...呀,對了.....]
嘉莉芙:[什麼?....]
翔:[她始終也會知道的,妳現在襯她睡著了就給她看"那個"吧.]
嘉莉芙思考了一會後,終於記起"那個"是什麼.
她用手撥一撥自己微曲的頭髮,回答說:[嗯......我會給她看的了......]
[那麼......再見.]翔站起來推開病房的門,慢慢的步行離開.
嘉莉芙撥開玲額前的頭髮,輕撫著她的額頭.
嘉莉芙:[傻孩子......]




[嗯..啊?......又是白茫茫的一片呢...怎麼老是作這個夢的?]
玲靜靜地座在這一片白色上,什麼也沒做,因為她知道這只是一個夢境.
[妳......要知道嗎?]
一把聲音傳到玲的耳朵,但玲並沒有驚訝,依舊靜靜地座著.
玲:[是......嘉莉芙吧?......]
嘉莉芙:[妳要看真相吧?我把我所知道的都給妳看.]
突然間,周圍的白色開始變異,玲向上望著,發覺上空瀰漫著起了殷紅色的雲霞.
而地面亦變成了深不見底的黑色.
[這是什麼一回事?]剛才的平靜一掃而空,玲對於這情景十分驚訝,但同時又有少許的期待.
嘉莉芙:[這是......我的回憶.]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_
習大大放出了鈔票
川普說我就是鈔票
安倍說我不要鈔票
英國說大家抱團死
細路翔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19-03, 06:48 PM   #15
細路翔
The One
 
註冊日期: Sep 2003
文章: 23,631
chapter4

沒有你的幸福(1)


[妳的回憶?]
玲對於嘉莉芙的過去真的是一點也不知道,所以這句話引起了她無限的好奇.
嘉莉芙:[我說出來的話你也不會明白.....現在開始妳用自己的眼睛去理解吧......]
這句話說完後,四周的空間再次變化.
殷紅色的天空和黑漆漆的地面,突然化成一片白光.
[嗚...好刺眼!]玲用雙手掩著眼睛,同時她也感到自己有一種下墮中的感覺.
玲:[為什麼我好像在掉下去似的?]
她把掩面的手拿開,張開眼睛,發現自己快要撞向一塊紅色的地板.
玲:[哇呀呀呀呀!!!!!]
[碰!!!!!]
她的臉和地板"迎面碰上",痛得雙手掩臉.
玲:[哇~~~痛死了!!!]
[咦?好像有點奇怪]她看了看自己掩著臉的雙手.
[手指...怎麼短了這麼多?]她再看看自己的手腳,赫然發現全部都變短了.
[怎麼會這樣?]當她一轉身,看到後面的鏡子.
玲:[變了......小孩子?]
對於自己變成小孩而百思不得其解的她,回過神來,驚覺自己處於一間很大的房間.
這房間周圍都是粉紅色,有一張即使六個人睡也可以的大床,床上放滿了熊寶寶.
大床旁邊有一張梳妝枱,這梳妝枱的鏡子大得可怕,枱上面放滿了一些化妝品.
房間每一個角落都有許多熊寶寶,少說也有百多隻,但房間仍然有很多空位.
環視過後,毫無疑問,這間房是一個大有錢人千金的房間.
[咔嚓]
呆呆座著的玲,驚覺到有人開門,一時間感到不知所措.
[小姐!!!!!!小姐!!!!!!!大件事了!!!!!!!]一個帶眼鏡的中年女人衝進房間喊著.
玲:[她看不到我...?喔...對了...我在作夢呢......]
[小姐......妳在哪裹?]中年女人露出疑惑的表情問道.
[管家.....什麼事?]一個少女在床下爬出來.
這少女有著一頭微曲的秀髮,一張俏麗可人的鵝蛋臉,雪白的肌膚,
和一雙十分漂亮的桃色眼睛.
玲一看便知道她是誰,一個她認識了九年的人...
管家:[嘉莉芙小姐,我找妳很久了!妳在幹什麼?]
嘉莉芙再次爬回床下,說道:[我在找"在吃燒魚餅的熊寶寶",妳能幫幫忙嗎?]
管家:[先別找那種無聊東西啦!!快點跟我來!!]
嘉莉芙:["在吃燒魚餅的熊寶寶"才不是無聊東西!!!沒有了它,"進食系列的熊寶寶"便會不健存了!!!!]
管家的忍耐力到達極限,她伸手進床下,一下就把嘉莉芙從裹面扯出來.
[呀!!!!!!我的熊寶寶~~~~~]給扯出來的嘉莉芙不斷叫喊,像一個撒嬌的小孩子.

玲(原來她從以前就是這樣,動不動就大吵大鬧......)

嘉莉芙冷靜下來後,問:[對了......剛才妳找我有什麼事?]
管家:[有小偷進來了,老爺怕妳有危險,叫我帶妳到別處去躲一躲啊!]
嘉莉芙站起來,說:[小偷?我們家守備這麼深嚴也有小偷?]
管家:[不清楚,聽說進來的小偷十分厲害,四十多個護衛也捉不住他.]
嘉莉芙:[是嗎?那快走吧!我想去看看爸爸有沒有事.]
說罷後,兩人便離開了房間.
玲:[真想不到她以前這麼富有....對了!我要跟著她...看看發生什麼事......]


__________________
習大大放出了鈔票
川普說我就是鈔票
安倍說我不要鈔票
英國說大家抱團死
細路翔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19-03, 06:49 PM   #16
細路翔
The One
 
註冊日期: Sep 2003
文章: 23,631
嘉莉芙和她的管家在走廊慢慢地行的時候,在不遠處突然傳來槍聲和叫喊聲.
[噠噠噠.....噠噠噠噠......]
[開火.....快點開火......快!!!!!!]
[撐不住了......嗚喔.......]
聽到這些可怕的聲音,令嘉莉芙不禁打了一個冷顛.
[究竟發生什麼事?]嘉莉芙用戰抖著的聲音問道.
管家:[我.....我也不知道...]
一個男子在走廊盡頭出現,散發出令人窒息的寒意
他留著一頭長長的銀髮,用一條紅色的繩子縶著.
身上穿著一件藍色,無袖的衣服.一條白色的長庫
腰間的皮帶套了一把長劍在他身後,還有......一雙碧藍色的眼睛.

[銀髮......!]玲對於這個銀髮的男人感到相當好奇,因他除了頭髮長度外,長得和翔根本一模一樣.

[現......現在怎麼辦?.....]嘉莉芙躲在管家身後,緊緊地抓著她的衣服.
管家:[小姐!!!!!妳先逃吧!!!!我隨後就......]
[碰!!!]
未等她說完,長髮男子已經在她肚子打了一拳,身體亦隨之倒下.
長髮男子:[抱歉......妳先睡一睡吧.]
[管家!!!!!!!!!!!!!]唯一能依靠的人也倒下了,嘉莉芙怕得雙腳乏力,跌倒在地上.
[安靜點.]長髮男子慢慢地走近.
而嘉莉芙則用手不斷地退後,連站起來也做不到,只懂得瑟縮在一角.
長髮男子一手便把她抱起,並放在肩上走.
[你在幹什麼!!!!!]嘉莉芙登時變得滿臉通紅.
長髮男子:[抓妳作人質.]
[放....放我下來!!!!!!]嘉莉芙不停搖動身體,拼命地掙扎.但卻是徒然的.
她就這樣被人抱著,而長髮男子則對她的反抗無動於忠,依舊向前走.
過了不久,嘉莉芙終於要向現實低頭,停止了無謂的反抗,靜靜的伏在長髮男子的肩上.

來到一道門前,長髮男子問:[這間是什麼房?]
[這間......?這間是廚房啊......]嘉莉芙用不情願的語氣回答.
長髮男子:[廚房嗎?正好......]
[碰!!!!!!]
他用腳踢開房間的門,把嘉莉芙放在地上,然後走到她身後,用繩子綁著她的雙手.
[不要綁著我!!!!!]嘉莉芙不斷郁動雙手,冒求能掙開繩子,可是繩子綁得非常緊,分毫也沒鬆動過.
[你為什麼要抓我作人質??抓其他人不行嗎?!]她一邊掙扎,一邊問道.
長髮男子座到一旁,拿出一塊布,包著剛才被槍傷的傷口.
鮮血把純白色的布染得紅紅,但他卻好像沒感覺,還能開口說話.
[剛才那個女人叫妳小姐吧?我想妳在這裹應該地位不低...所以抓妳來當人質比較有保障.]
一時間嘉莉芙亦無言以對,過了一會她又再問了第二條問題.
[你們來這裹......要偷什麼?]
長髮男子抬頭,思考了一會後說:
[唔......其實我們也是受人所託!
早幾天有一個人拜託我們幫他來這裹偷"神的碎片".....
說來也很奇怪,他連"神的碎片"是什麼樣子也沒告訴我們就要我們來偷.
不過面對著這麼豐厚的酬勞,實在不能不心動呢!]
嘉莉芙聽後感到十分愕然,因她根本沒想過這名男子真的會告訴她.
[你不怕嗎?......就這樣告訴我?]
長髮男子:[不怕...]
[為什麼?!]嘉莉芙對於這個回應十分好奇,露出天真的眼神期待長髮男子回應她.
長髮男子看了一看嘉莉芙,輕輕地笑了一下,說:
[這.......我覺得告訴妳也沒關係,或許是......直覺吧!]
嘉莉芙:[喔......那麼你叫什麼名字?]
長髮男子:[我叫卡爾~卡爾.馬迪蘭斯.]

玲:[卡爾......他就是嘉莉芙口中的卡爾......]


__________________
習大大放出了鈔票
川普說我就是鈔票
安倍說我不要鈔票
英國說大家抱團死
細路翔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19-03, 06:50 PM   #17
細路翔
The One
 
註冊日期: Sep 2003
文章: 23,631
就在兩人對話的時候,門外傳來一把中年男人的聲音:
[裹面的小偷聽著!!!!!快把我女兒放出來!!!!!你要什麼我也可以給你.]
卡爾:[看來妳老爸來救妳了呢!]
他慢慢地站起來,抱起嘉莉芙,拔出長劍,抵在她脖子上.
卡爾:[抱歉......這是唯一的辦法.]
[嗯.....]奇怪地,嘉莉芙很平靜,並沒有作出絲毫的反抗.
嘉莉芙的爸爸心急如熒,忍不住再說了一句:
[你再不放了我的女兒,我就......]
[碰!!!!!!!]
[你就怎樣?]卡爾用腳踢開房門,得意洋洋地說.
守衛們看到他出現,都紛紛舉槍戒備,其中一個像是待衛長的人說:
[樂卡大人,現在怎麼辦?]
心愛的女兒性命被威脅著,樂卡當然不敢輕舉網動,決定跟卡爾來軟的.
[你......到底想要什麼?]
卡爾:[我要"神的碎片",快給我拿出來.]
[神......神的碎片?]樂卡感到大惑不解,因他根本沒有這東西.
[少給我裝蒜...]長劍的劍鋒比剛才更貼近嘉莉芙的脖子,像要刺穿她的皮膚一樣.
守衛看到他這一舉動,立刻作出開槍的準備,雙方對持的氣氛變得非常緊張.
女兒隨時會給割喉而死或給亂槍掃射,樂卡焦急萬分,繼而向著警衛怒吼
[你們傻了嗎!!!!!嘉莉芙還在他手上啊!!!!!退後!!!!!!!!!!]
既然主人也這樣說,守衛們也理所當然地退後.
[隆隆隆隆隆........]
一陣機械運作的聲音在窗外傳出.
卡爾:[你們未免快了一點吧.]
他援援轉身,一劍把窗戶劃破.
剛才傳來的聲音,原來是由一架小形的飛行艇發出的.
這飛行艇有著銀白色的機身,左右兩邊各有一支機槍,尾部的引擎更有六個之多.
在陽光的照射下,其銀白色的機身顯得閃閃生輝.
[臭小子,快點滾回來!!!!!]一把粗擴的男聲從飛行艇傳出.
卡爾:[我還沒拿到"神的碎片"哩.]
那把粗擴的男聲再次發出.
[警察來了!!!!!!!!先別管那麼多!!!!!!!!把這女孩捉來湊數吧!!!!!]
卡爾聽後用手指揉了揉耳朵,說
[巴利亞...你的聲音真的很吵耳......]
他抱著嘉莉芙走向窗邊,像要就這樣跳到飛行艇的甲板上.
卡爾:[抱歉.......我現在還不能放妳走呢.]
這件事來得太突然,嘉莉芙還未來得及反應,卡爾已經開始助跑跳到飛行艇上.
[慢著慢著慢著!!!!!!!]她不停地推著卡爾的身體,希望能掙開他的雙手.
樂卡眼看女兒快被帶走,便對待衛們大喊:[開火!!!!!!!!!!!!!]
[噠噠噠噠噠噠噠!!!!!!!!!!!]
無數子彈向著卡爾射去,只見他單手拔出長劍,向著身後一揮,子彈都被他用長劍擊下.
卡爾:[我們要跳過去了啊!!!!]
雖然嘉莉芙並不想被他帶走,但反射神經卻令她緊緊的抱著卡爾.
[啪!!!]
卡爾抱著嘉莉芙,在距離飛行艇三十碼左右的地方起跳.
嘉莉芙:[哇呀呀呀呀呀呀呀!!!!!!!!!]
在快要墮下的時候,卡爾伸出左手,抓住艙門外的把手.
卡爾:[巴利卡!!!!!就是現在!!!!!!快走!!!!!!]
飛行艇後面的噴射器開動,準備一走了之.
樂卡:[快點找人擊落這隻爛船,不要讓這群小偷帶走我女兒!!!!!!!!!]
愛船被人侮欲,巴利卡破口大罷:
[這架不是爛船!!!!!!!!!!!!!我們不是小偷!!!!!!!!我們是SKY DANCER空賊團!!!!!!!]
說罷後,飛行艇底部伸出一支巨形機槍,向著大宅掃射.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子彈不斷地擊向大宅,令到那些漂亮的落地玻璃全被轟碎.
樂卡為免自己被射中,立刻蹲下來.
[快點離開吧!!!快要被抓到了.]卡爾說罷後,一手把嘉莉芙拋到甲板上.
[碰!!!!!!!!]
嘉莉芙被拋到半空,再狠狠地跌落甲板上,痛得眼淚也流了出來.
[很痛啦!!!!!!笨蛋!!!!!你都不會溫柔點嗎!!!!]
只見卡爾一個空翻便跳了上來,笑著說:
[妳想沒命還是想痛?]
當嘉莉芙想反駁的時候,船身傳來劇烈的震動.
巴利卡:[我們要走了!!!!!你們兩個座穩!!!!!!!]
[轟!!!!!!!!!]
飛行艇以極速飛走,與其說是飛,倒不如說是像子彈一樣彈射出去.
嘉莉芙沒想過衝擊力這麼大,一時沒抓穩而被疾風吹起.
[哇呀呀呀呀!!!!!!]
突然一隻矯健的手臀伸手抓著她,並把她抱到懷中.
卡爾:[座穩點,不然妳便會像紙一樣漂走.]
嘉莉芙怕再次被吹走,緊緊地抱著卡爾,說:
[你們要帶我到哪裹?]
卡爾的銀髮在疾風的吹動下,像銀絲一樣地漂溢著,他底頭看著嘉莉芙,微笑著說:
[我們要到天空上跳舞.]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_
習大大放出了鈔票
川普說我就是鈔票
安倍說我不要鈔票
英國說大家抱團死
細路翔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20-03, 10:39 PM   #18
細路翔
The One
 
註冊日期: Sep 2003
文章: 23,631
第五話
沒有你的幸福(2)


[放我出去!!!!!!!!!!!快點放我出去!!!!!!!!!!!!!!]
被困在房裹的嘉莉芙,一邊不斷地拍打著房門,一邊大叫大喊.
[嗚喔......真的很吵耳!!!]巴利卡雙手掩耳從房間衝出來,面上掛著一副受不了的表情.
巴利卡:[救命啊.....卡爾,你去叫她閉嘴吧!]
卡爾慢慢地從自己的房間走出來,說:
[為什麼一定要我去?你們去不行嗎?]
巴利亞:[當初是誰將她帶上船的?!]
[臭老頭,當初又是誰要我帶她上船的?]卡爾開始不耐煩,語氣也開始差起來.
巴利亞什麼也沒說,走回自己的房間關門.
[算了......我去好了......]卡爾死死氣地走到廚房,拿了一個麵包,再走到嘉莉芙房間的門前.
卡爾:[妳肚餓嗎?從昨天到現在妳都沒吃過東西啊...]
嘉莉芙停止了拍打,從房間裹大聲喊出來:[我才不要吃壞人的東西!!!!!!!]
卡爾嗤笑了一下,說:[是嗎?那就算了...]
[等一下等一下!!!!]原則終歸勝不過肚餓,嘉莉芙最後還是叫停了卡爾.
[你......能...能不能把....把......]嘉莉芙結結巴巴,斷斷續續地說.
卡爾:[妳很肚餓吧?我去拿一點較好的給妳吃好了.....]
[嗯......]嘉莉芙不好意思地說.
[那麼......妳等我一下吧!]卡爾微笑著,再次走進廚房.

......

[咔嚓]
卡爾推開房門,手上捧著的食物傳來陣陣的香味.
雖然他開門的這一瞬間是絕好的逃走機會,
但一整天沒吃東西的嘉莉芙被他手上的食物深深吸引,只是呆呆地座著.
[抱歉...船上最好的東西只有這些...]卡爾把食物放在地上.
極度饑餓的嘉莉芙,就像餓狼一樣撲向食物,狼吞虎嚥地把食物塞進嘴裹.
卡爾被她這一舉動嚇呆,說:[喔......妳可以慢慢吃...小心噎著.]
不消一會,嘉莉芙已把碟上的食物全部清掉,吃得滿嘴都是飯粒.
[真是的...堂堂一個大有錢人的千金,吃東西怎會這樣沒儀態的?]
卡爾拿出一塊白布,輕輕地替她抹去嘴上的飯粒.
嘉莉芙滿臉通紅,因從來沒有男孩子這麼溫柔地對待她.
過了一會,她開口說:[你們為什麼要關著我?]
卡爾嘆了一口氣,說:
[我也不想關著妳啊......可是巴利卡怕妳會在船上大吵大鬧,才把妳關起來.
他好歹也是我養父,我總不能跟他作對吧?......真的很抱歉...]
嘉莉芙把雙手放在胸前,不好意思地說:
[但是...但是......但是我現在身上的汗臭味很重,很想去洗澡啊!]
卡爾:[這樣啊?......怎麼辦呢?]
他搔了搔頭,一副麻煩了的樣子.
想來想去,辦法還是只有一個
他無奈地說:[好吧......我放妳出去吧......]
[真的嗎?!喲呵~~太好了!!!哈哈哈哈哈~~]嘉莉芙歡喜若狂,高興得手舞足蹈.
卡爾:[先別這麼高興!妳要出去就要律守四條規矩.]
[快說吧~快說吧~]既然能夠出去,嘉莉芙就當然什麼也答應他.
卡爾:[留心聽著...第一!不准在船上大吵大鬧!第二!不准觸碰架駛艙內任何東西!
第三!有事找我們要先拍門!第四!吃飯前要先祈禱!]
嘉莉芙:[沒問題!!!你說怎樣就怎樣吧!]
[那就好了!我們走吧!]卡爾推開房門,而嘉莉芙則興奮莫名的跟在他身後.
正當卡爾帶嘉莉芙去浴室的時候,剛好巴利卡也在自己的房間走出來.
巴利卡:[臭小子!!!你幹麼放她出來?!!!]
卡爾:[喔......這個......她說想去洗澡.]
巴利卡:[她說一說你就讓她出來,你是白痴嗎?]
[不好意思......我能去洗澡嗎?]嘉莉芙含羞搭搭地說.
被一個花樣年華的美少女這樣問,巴利卡也不好意思拒絕,只說了一句:
[唉......算了......]接著又走回自己的房間.
卡爾:[浴室就在那邊,妳快點去吧!]
[嗯!!!!!]說罷係,嘉莉芙便急不及待地衝去了浴室.
[臭小子,看到人家是美女便大獻殷勤.]巴利卡隔著房門對卡爾說.
卡爾:[要你管.]


__________________
習大大放出了鈔票
川普說我就是鈔票
安倍說我不要鈔票
英國說大家抱團死
細路翔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20-03, 10:40 PM   #19
細路翔
The One
 
註冊日期: Sep 2003
文章: 23,631
[嗄!!!!!洗澡真是舒服!]嘉莉芙一邊從浴室走出來,一邊打理著她那微曲的秀髮.
她看了看周圍,說:[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周圍看看好了.]
走著走著,她來到了廚房的門前,停了下來.
[不行不行,我才剛吃過飯,怎能這麼貪吃呢?]
話是這麼說,但她的雙手已經推開了廚房的門子.
[哇!!!!!!!!!!!!!好大的蘋果!!!]理智......終歸勝不過欲望.
她走到藍子前面,說:[這裹有一大藍,少了兩個也沒關係吧?]
說罷後,便一手拿了兩個蘋果.
離開廚房後,她走到船艙盡頭,看到一條長長的樓梯.
好奇心驅使她踏上去,走到盡頭的時後,有一道厚厚的電動門.
嘉莉芙發現旁邊有一個按紐,想也沒想過就按了下去.
門扉慢慢地打開,陽光從門蓬處閃耀.
[哇!!!!!!!!!好漂亮的天空!!!!]
天上只有一片純純的藍色和潔白無暇的浮雲,
一片蔚藍色的天空映入她的眼簾
再加上陣陣微風吹過,令人看了覺得十分舒服.
[妳也覺得很漂亮嗎?]原來卡爾一早便已在甲板上.
[對啊~!!]嘉莉芙露出天真的笑容說.
卡爾:[過來座吧...]
兩人就這樣座在一起,過了一會,卡爾為了解決這尷尬場面,開口說:
[巴利卡樣子雖然可怕了一點,不過他人很好,請妳別見怪]
嘉莉芙:[不會啊!!!我覺得他是一個很有趣的人.]
卡爾:[是嗎?......]
[要不要吃蘋果?]嘉莉芙微笑著,把一個蘋果遞給卡爾.
卡爾:[我一向不愛吃生果的.]
嘉莉芙:[這怎麼行?!要每天吃生果營養才會均衡啊!!蘋果又有益有好吃!吃過後你一定會愛上它的!!!]
經過嘉莉芙的游說後,卡爾終於接過蘋果,咬了一口.
[怎樣怎樣~?]嘉莉芙露出一副期待的表情問道.
卡爾咀嚼後,說:[還真的不錯!!]
嘉莉芙:[對吧對吧~呵呵呵呵~~]
卡爾看著嘉莉芙,她那頭微曲的秀髮在微風的吹動下,
發出幽幽的清香,令卡爾不禁看得入神.
嘉莉芙別過頭來,問:[怎麼了?]
卡爾滿臉通紅,急忙說道:[沒...沒什麼......對了!!我帶妳去跟其他船員打招呼好嗎?]
嘉莉芙:[嗯!!!!!]


__________________
習大大放出了鈔票
川普說我就是鈔票
安倍說我不要鈔票
英國說大家抱團死
細路翔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20-03, 10:41 PM   #20
細路翔
The One
 
註冊日期: Sep 2003
文章: 23,631
卡爾帶著嘉莉芙來到架駛艙門前,正當他打算推開門子的時候,突然停下來說:
[雖然他們頗古怪,不過妳不用害怕,照常地打招呼便行了.]
嘉莉芙:[知道!!!!!]
一進門,架駛艙內除了座在船長位的巴利卡,還有一男一女,各站在一個角落.
男的帶著一頂黑黑的牛仔帽,全身裝束都是黑色,咬著一支煙斗,肩上放著一支銀色的散彈槍.
女的則流了一頭綠髮,著一件火紅色的緊身皮衣,火紅色的長靴,火紅色的手套,全身都是火紅色.
腰間的皮帶上有一條黑色的長鞭.
卡爾:[座在中間的這個老頭就不用說了,左邊這位帶牛仔帽的叫卡度,而右邊這位叫莎拉.]
嘉莉芙滿臉笑容,很大聲地說:[大家好!!!!!!!!請多多指教!!!!!!]
巴利卡回頭,不情不願地說:[多多指教.]
卡度:[.......多多指教......]
莎拉:[多多指教...小妹妹.]
卡爾:[呀......我好像還有前面兩位未介紹......]
[兩位?]嘉莉芙大惑不解.
突然前面兩張椅子轉過來,兩個長得一模一樣,有兩尺多高的小童走過來說:
左邊的那個小童說:[我叫基拿.]
右邊那個接著說:[我叫拿基.]
嘉莉芙:[多多指教啊~~哈哈哈哈~~~]
卡爾:[喔......他們兩個是架駛員,兩兄弟都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呢!
[嗶-嗶-嗶-]架駛艙前端的機器發出聲響.
基拿和拿基一起走過去,看了一看後說:
[船長!!!!!快到目的地了!!!!!!!]
巴利卡摸了一摸後說:[準備降落吧...]
嘉莉芙好奇地問:[怎麼了?發生什麼事?]
卡爾:[我們要去跟委託我們偷"神之碎片"的人交代.]
嘉莉芙心裹涼了一截,說:[你們......要把我交給他嗎?]
卡爾把手放在她頭上輕撫著說:
[傻瓜...我們只是去跟他交代罷了.
即使他要傷害妳,我也會保護妳的,我不是答應過妳要帶妳往天空跳舞的嗎?]
[嗯....]經他這樣一說,嘉莉芙頓時安心不少.
卡爾:[走吧!!!!!]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_
習大大放出了鈔票
川普說我就是鈔票
安倍說我不要鈔票
英國說大家抱團死
細路翔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23-03, 12:32 PM   #21
細路翔
The One
 
註冊日期: Sep 2003
文章: 23,631
chapter 6
沒有你的幸褔(3)


基拿:[船長!!委託人要在x39,y71處見我們!!]
巴利卡搔了搔頭,問:[那又怎樣?]
[x39,y71是一片荒野哩!要和我們會面在x41,y65的村莊裹不是更好嗎?]
拿基接著他的話說.
巴利卡摸著鬍子,沉默了一會後說:
[真的是有點奇怪......但現在是我們失信於人.
也不好意思拒絕他...先降落到那兒,看情況再說吧.]
嘉莉芙感到有點不安,扯了扯卡爾的衣服,說:[不會有事的吧?]
卡爾輕撫著她的頭,微笑著說:
[不用擔心...不會有事的.]
基拿:[到了.]
巴利卡:[降落吧...卡爾,卡度,莎拉,你們去跟他見面吧.這樣較安全.]
嘉莉芙:[喔......那個......我想...能不能......]
她想跟著卡爾去,但又不敢說出口.
卡爾當然明白她想怎樣,於是開口說:
[我怕妳有危險,妳還是留在這兒吧!]
[嗯......]嘉莉芙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我們去了!!]卡爾推開架駛艙的門,轉身向嘉莉芙揮手.
卡爾:[回來後我會煮些好的給妳吃.]
嘉莉芙眼前一亮,說:[那麼你要快點來.]
卡爾:[哈哈哈~知道了.]


__________________
習大大放出了鈔票
川普說我就是鈔票
安倍說我不要鈔票
英國說大家抱團死
細路翔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23-03, 12:33 PM   #22
細路翔
The One
 
註冊日期: Sep 2003
文章: 23,631
船艙一開門,一陣乾燥的風便吹向卡爾的臉.
在他眼裹,只見到一片荒無的景像,地上寸草不生,只有無數沙石,
見到令人看了感到有點枯燥.

在這一片荒漠中,卡爾看到一個形銷骨立的男人,說:
[應該就是他了.]
卡度拿下口中的凐斗,說:
[...始終我們沒跟這名"委託人"直接會過面...還是小心為上.]
[知道了......]說罷後,卡爾慢慢地向那個男人步去.
只見那身形瘦削的中年男人開口,問:
[閣下就是SKY DANCER的船長巴利卡.馬迪蘭斯嗎?]
卡爾:[不不不!!!!怎會呢...我是他的義子,我叫卡爾.馬迪蘭斯.]
[是嗎......這就正好......]中年男子嘴角上揚,像有什麼高興事似的.
卡爾搔了搔頭,尤疑了一會後說:
[喔......真的很抱歉,你委託我們偷的東西,我們偷不到...真的很抱歉!!]
中年男子微笑了一下,說:
[你在說什麼?你不是已經把"神的碎片"帶來了嗎?]他指著在架駛艙內的嘉莉芙.
卡爾大惑不解,轉身望著嘉莉芙,說:
[她?!她是"神是碎片"?]
中年男子:[你也是......]
[什麼?!]卡爾征了一征.
[所以........]男子從大衣裹拔出一支手槍.
[請你去死吧.]
[碰!!!!!!!!!!!]
卡爾拔出長劍,子彈和長劍接觸,發出清脆的聲音.
[呯!!!!!!!!]
卡爾對於這突如其來的攻擊感到意外,說:[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中年男子:[告訴你也沒關係......反正你不會活著離開!]
卡爾拿起了武器,但卻沒發動攻擊,只是靜靜的聽他說.
中年男子:[你和那女孩...是炸彈......你是"毀滅",她是"創造",若你們和"控制"再相遇,
便會......你們可說是我們"實驗"失敗的副產品.]
卡爾聽了一堆莫明奇妙的話,只說了一句:
[廢話...]
長劍發出寒氣迫人的光茫,像把他心中的怒火映射出來一樣.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中年男子突然狂笑起來,說:[話說完了...開始吧!]
這句話一完,在他身後突然有兩個手持鐵斧的巨漢衝出來,眼神衝滿著殺意.
只見卡爾衝前,把劍向前一揮,兩個巨漢的身體即時一分為二,落在地上.
卡爾嘆了一口氣,說:[笑話......憑這些雜碎便想殺我......]
中年男子:[是嗎?......你看看天空再說吧......]
卡爾被眼前的境像嚇呆.
數十架直升機在天上盤旋著,
向著他發射了無數飛彈.
就在飛彈快要擊中卡爾的時候,卡度走到他的面前,單手向著飛彈開了一槍.
[轟!!!!!!!!!!!!!!!!!!!!!!!!!!]
卡度一槍便把所有飛彈擊毀,這令到中年男子感到驚奇.
中年男子:[看來你身邊也有"怪物"存在呢...]
卡爾沒有理會,轉身向著巴利卡說:
[快起飛!!!!!!!!!!!]
巴利卡:[起飛也要時間啊!!!!!!!!!!!!!]
敵人並沒有給他們多餘時間,一架又一架的坦克車從四方八面駛來.
卡爾:[對付我們用不著這麼誇張的陣容吧?]
卡度:[....是軍隊的T-371形坦克.....]
莎拉拔出長鞭,說:[是政府的人吧......]
她向著其中一架直升機揮出鞭子,一下子便把直升機緊緊拉著.
莎拉:[卡度!!!走上去!!!!!]
卡度跳上鞭子,像走鋼線一樣走到直升機的架駛艙前.
卡度:[再見了......]
他把散彈槍的槍口貼著直升機的架駛艙,瘋狂地掃射.
[碰!!!!!!!!!!!!!!!!!!]
直升機被轟成碎片,而卡度則是一躍而下,絲毫損傷也沒有.
卡爾:[你們的攻擊方法和馬戲團表演真是有夠像的.]
他一邊說話,另一邊已經走到一架坦克車的跟前,狠狠的把長劍插進車身裹.
[轟!!!!!!!!!!!!!!!!!]
卡爾:[數量很多!!!!!!!!!!這樣打下去也不是辦法!!!!巴利卡!!!!你那邊行了沒??!!!!]
巴利卡:[行了!!!!!!!!!!!!!!!!!你們快回來!!!!!!!!!!!!!!]
就在這句話說完後,有六架坦克車正慢慢地向飛行艇駛去.
卡爾眼見及此,想也沒想過就向著坦克車衝去.
[DANCE OF KILL!!!!!!!!!!!]
他衝進六架坦克車的中間,作出了一個極具破壞性的橫斬,
坦克車們登時被斬開兩截,發出巨大的爆炸.
卡爾跳到甲板上,說:[莎拉!!!!!!!!卡度!!!!!!!!快回來!!!!!!!!!!!]
兩人把身前的敵人幹掉後,一跳便回到飛行艇的甲板上.
卡爾:[走吧!!!!!!!!!]
六個引擎一同開動,飛行艇一瞬間已經飛到半空中.
離開了充滿坦克車和直升機的荒漠.


__________________
習大大放出了鈔票
川普說我就是鈔票
安倍說我不要鈔票
英國說大家抱團死
細路翔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23-03, 12:34 PM   #23
細路翔
The One
 
註冊日期: Sep 2003
文章: 23,631
[嗄...嗄....發生了什麼事?]
卡爾座在甲板上喘著氣,思考著剛才發生什麼事.
[你沒事吧?!]嘉莉芙從船艙裹衝出來,走到卡爾的身邊蹲下.
卡爾按著她的頭,微笑著說:[傻瓜......我怎會有事.....]
[呼.....沒事就好了......]她嘆了一口氣,好像放下了心頭大石一樣.
莎拉看到剛才嘉莉芙那個焦急的樣子,不禁嘲笑她說:
[放心吧...小妹妹.....我們會替妳保護他的,萬一他有什麼事可不得了.]
[我......我們才不是那回事!!!!]嘉莉芙和卡爾都滿臉通紅,異口同聲的說.
[那回事?......我有說過是那回事嗎?]
莎拉仍未放過他們,繼續嘲笑,連一向沉默的卡度也不禁笑了起來.
[連......連你也是這樣!!!!!]嘉莉芙面紅耳熱,狠不得找一個洞躲起來.
卡爾則是別過臉去,避免讓人看到他害羞的樣子.
嘉莉芙:[你們笑夠了......呀!!!!!!]
就在她說話的時候,一發巨大的光束炮在飛行艇旁邊擦身而過.
[什麼回事?!]
卡爾轉身一看,驚覺一個巨大的黑影就在飛行艇的後面.
黑影慢慢在雲層中暴露出來,一艘極其巨形的飛行艇出現在卡爾眼前.
[糟了......]他先是露出一副大件事的表情,然後向著架駛艙大喊.
[巴利卡!!!!!!!!!!!!!!是巡洋艦!!!!!!!!!用那個!!!!!!!!!]
巴利卡:[媽的.......基拿!!!!拿基!!!!!!開動光學壓縮砲的引擎!!!!!!]
基拿/拿基:[知道!!!!!!!!]
兩人同時按緊開動制,接著船身傳來一陣劇烈的震動.
嘉莉芙:[發生什麼事?!]
卡爾:[沒事的,妳看著吧...]
一支巨形的粒子炮從飛行艇的底部伸出,在陽光的照射下散發出耀眼的光茫.
巴利卡:[一百八十度轉彎!!!!我要讓這塊巨形廢鐵看看我的厲害!!!!!]
飛行艇作出一個大幅度的轉彎,面對面的對著那艘巡洋艦.
[去死吧!!!!!!爛東西!!!!!!]一個像狙擊槍的瞄準器落到巴利卡面前.
他按一按左邊的按紐,那支本來已很長的粒子炮再度伸展,長度差不多是飛行艇的兩倍.
[發射!!!!!!!!!!!!!!!!!!!!!]
炮口積聚了一團小小的光,只見這光球周圍越來越多能量積聚,形成了一團巨大的能量.
卡爾:[掩著耳朵!!!!]
[咇!!!!!!!!!!!!!!!!!!!!!!!]
這鼓能量向著敵人擊去,同時發出極刺耳的聲音.
[轟!!!!!!!!!!!!!!!!!!!!!!!!!]
雖然敵人被轟成灰燼,但同時爆炸的爆風也向著飛空艇吹來.
卡爾:[快!!!!!!!!!!!快到船艙裹!!!!!!!!!!!]
就在飛行艇快要淹沒在火海時,眾人剛好能回到船艙.
可是並有時間給他們喘息,緊接而來的就是爆風所帶來的強大衝擊力.
卡度:[捉緊周圍的東西!!!!!!!!!!!!!!!]
[隆隆隆隆!!!!!!!!!!!!]
[哇呀呀呀呀!!!!!!!!!!!!!!!!!!]嘉莉芙捉不緊樓梯的手柄,像滾地蕙蘆一樣從樓梯滾下.
她後腦著地,痛得話也說不出,只懂得跪在地上用手按著頭.
見到她滾下樓梯,卡爾連衝擊力也忘了,衝下去抱著她.
[喂!!!!妳沒事吧!?]
[嗚哇哇哇......好痛啦.......]只見她伏在卡爾身上,大聲地哭起來.
[傻瓜......妳怎麼會滾了下來的?]
卡爾輕輕地撫著她的頭,好讓她的痛楚能盡量減低.
嘉莉芙:[嗚......若果因為這樣變得笨了那怎麼辦?]
卡爾:[這個我倒不擔心......反正妳本來就很笨...]
嘉莉芙聽到後,又開始吵起來:
[人家現在很痛啦!!!!!你還欺負人!!!!!!!]
卡爾:[抱歉啊......對不起呢......]
巴利卡從駕駛艙出來,看到這個場面,忍不住說:
[肉麻死了......看得我毛孔都站直了.]
卡爾和嘉莉芙這才察覺剛才自己所做的有多骨痺,登時滿臉通紅.
卡爾:[我.....我去煮飯!!!!!!!]
嘉莉芙:[我......我去.......我去看風景!!!!!!!]
兩人各自離去,只剩下巴利卡一個人在走廊.
巴利卡:[我是不是說錯話了...?]
莎拉從樓梯上走下來,拍了拍他肩膊,說:
[你......算了吧......]
而卡度則是什麼也沒說,只是看著他,搖了搖頭.
巴利卡:[這......即是什麼意思?]


__________________
習大大放出了鈔票
川普說我就是鈔票
安倍說我不要鈔票
英國說大家抱團死
細路翔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23-03, 12:35 PM   #24
細路翔
The One
 
註冊日期: Sep 2003
文章: 23,631
眾人座在飯堂,等待著卡爾把食物捧出來.
而嘉莉芙則是想著早上卡爾說的話,滿心歡喜地期待著.
[要大家久等了!!!!!!!!!]
卡爾用腳踢開門子,雙手則拿著食物,慢慢地放在飯桌上.
[我不客氣了!!!!!!!]
正當嘉莉芙打算開始她在飯桌上的撕殺時,驚覺到大家雙手合攏,正在祈禱.
卡爾張開眼睛,輕聲地跟嘉莉芙說:
[祈禱啊......妳忘了嗎......?]
巴利卡:[親愛的天主啊,感謝你賜給我們食物,我們將服從你的意旨,直到永遠,阿們...]
[親愛.....主......謝......食物....意旨.....阿們]
嘉莉芙由出生到現在吃飯都沒試過祈禱的,所以她只懂跟著巴利卡,勉強讀到數個字.
祈禱完結後,嘉莉芙急不及待地把盤上的食物瘋狂地掃到自己的碟上,然後拼命地塞到口中.
除了卡爾外,其他人都被她這舉動嚇呆.
巴利卡把頭伸到卡爾旁邊,小聲地問:
[她真的是那個大有錢人的千金嗎?......你沒抓錯人吧?]
卡爾:[這個......應該沒錯......]
[喔....呀....抱歉......]嘉莉芙吃得滿嘴都是,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要說什麼.
[那麼......我們今後要怎辦?]卡爾轉移話題,好讓大家能把目光放有他身上.
巴利卡:[什麼怎麼辦?]
他百思不得其解,完全不明白卡爾在說什麼.
卡度:[剛才那班人不會放過我們的......]
嘉莉芙:[說起來......剛才怎麼會打起上來的?]
卡爾撥一撥額前的頭髮,說:
[不清楚,那人說了一堆莫明奇妙的話便對我開槍......]
巴利卡:[他說了什麼?]
卡爾:[什麼我和嘉莉芙是炸彈,若和一個叫"控制"的人相遇便會爆炸......]
[哪......哪裹有炸彈?!]嘉莉芙聽到後,嚇得立刻站起來,搜索自己的身體.
卡爾:[妳用不著這樣害怕吧......用腦想也知道這是比喻啦......]
[呼......嚇死我了......]
嘉莉芙這才安心下來,座到椅子上,繼續她在飯桌上的大戰.
巴利卡把手上的麵包咬了一口,問:
[那你打算怎樣處置這女孩?把她帶回家嗎?]
嘉莉芙停止了進食,呆呆的看著卡爾.
[我個人認為即使她回到家也不會安全,但要怎樣做則取決於她本人...]
卡爾心底裹當然不希望嘉莉芙離開,但卻沒理由去留著她.
眾人把焦點放在嘉莉芙身上,她遲疑了一會,開口說:
[我......我......我想跟大家一起...可以嗎?]
莎拉站起來,伸出左手,說:
[歡迎妳加入...]
嘉莉芙亦伸出左手回應她.
卡度把口中的煙斗拿下:
[我沒意見......]
基拿/拿基:[以後請多多指教啊!!!!!!!]
既然眾人也沒反對嘉莉芙加入,巴利卡也沒再說什麼.
卡爾則什麼也沒說,只是看著嘉莉芙微笑著,
像要用眼神把心裹想說的話告訴嘉莉芙一樣.
嘉莉芙看到眾人的反應就知道自己可以留下來,高興得站起來大叫:
[各位~~~~~以後請多多指教!!!!!]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_
習大大放出了鈔票
川普說我就是鈔票
安倍說我不要鈔票
英國說大家抱團死
細路翔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23-03, 12:50 PM   #25
細路翔
The One
 
註冊日期: Sep 2003
文章: 23,631
下回將會是回憶篇最後一話
接下來的就是the sky的真正開始 \


__________________
習大大放出了鈔票
川普說我就是鈔票
安倍說我不要鈔票
英國說大家抱團死
細路翔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主題工具
顯示模式

論壇跳轉


現在的時間是 07:30 AM


手機版 | APP版
Powered by vBulletin® 版本 3.8.3
版權所有 ©2000 - 2022,Jelsoft Enterprises Ltd. map
Games Animation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