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s Animation Forum

返回   Games Animation Forum > 其他 > 學術文化綜合研討區

回覆
 
主題工具 顯示模式
舊 11-17-05, 08:14 PM   #1
Willow
Ultimate Gamer
集體回憶
 
註冊日期: Oct 2003
文章: 4,699
XBox Live GamertagWillowHorse
風破小故事:愛情逃走了(1月16日更新第六回)

在秋風送爽的晚上,守風和文輝剛剛在舊朋友的喜宴離
開,漸漸進入深夜,街上的行人漸漸減少,也變得越來
越寧靜。踏在回家路上的二人,不知不覺走到了一個碼
頭,那是以往和朋友們談天說地的老地方。

「輝,我們有多久沒有到過這裡?」守風問。

「應該有一年多吧!以往我們常常和向鳴、子新他們在
這裡聊天。現在大家也各自忙著,像是失去了聯絡那樣
。就算是我和你,如果不是今天的喜宴,也不知到何年
何日才能抽空見面。」文輝道。

「這大半年來大家也為著不同的事情而忙碌著,休息的
時間也不夠。和你通電話,也只能盡量簡短些。」守風
苦笑。

「是了,這陣子好像沒聽你提及和女朋友的事情,是不
是發生了甚麼事?」文輝問。

「只是我的愛情逃走了而已。」守風聳聳肩道。

「逃走了?難道你和她已經分了手?」文輝再問。

「是的,已經逃走了,也不知道走到哪裡。」守風答。

「是何時發生?」文輝關心地問。

「也許一直在發生,只是我沒有留意,直到一天她真的
說要分手,我才知道愛情終於要離開。」守風平靜地道


「沒有挽留嗎?」

「要挽留嗎?要是愛情執意逃走,能留得下嗎?己變了
的心,根本沒方法可以留得住。既然努力過,但最後也
失去了,代表了那些情根本不屬於我。或許一切只是借
來的,始終也要償還。」守風答道。

「始終你和她也有兩年多的感情,這樣的結果你不覺可
惜嗎?真的能這樣輕易放手,真的不難過嗎?」文輝問
道。

「難過總是有,要是對方的心真的不在自己那裡,放手
對雙方會更加好。」守風再次苦笑。

「可是你還愛她嗎?」一把聲音問。

聽到另一把聲音,文輝和守風便回頭找尋聲音的來源。
然後他們見到一位身穿白衣的青年站在不遠處。

「你是誰?」文輝問青年。

「小丘?你怎會在這裡出現?」守風奇怪。

「你們是認識嗎?」文輝問守風。

「小丘曾是我訪問的對象。後來便成了朋友。」守風解
釋。

「小風,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小丘追問。

「答案重要嗎?」守風反問。

「那麼你的心在哪裡?」小丘再問。

「或許在流浪吧!」守風答。

「又在心靈流浪嗎?在遇上前度前,你已經流浪了數年
,現在又再來一次嗎?」文輝問。

「我還未看透感情是怎樣一回事,或許我要用心感受每
個人的故事,令我領悟更多。」守風道。

「但我覺得你應該尋找愛情的下落。」小丘說。

「失去了就是失去了,能尋回嗎?」守風問。

「你只管找尋,適當時候我會給你答案。」小丘神秘地
道。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_
烏索普:「響呢個世上比老子更頹廢的人仲未出世呀!!!」
雜魚:「呢條友已經頹廢到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

生日快樂 每當變幻時


此篇文章於 01-16-06 01:44 PM 被 Willow 編輯。
Willow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1-22-05, 07:11 PM   #2
Willow
Ultimate Gamer
集體回憶
 
註冊日期: Oct 2003
文章: 4,699
XBox Live GamertagWillowHorse
風破小故事:愛情逃走了(2)

「既然小丘這樣說,那我就試試看吧!」守風答允了小
丘。

聽到了小丘的答案,便和二人說再見,接著便離開了。
只剩下守風和文輝二人的仍留在這裡。

「你真的聽小丘的話找尋愛情嗎?」文輝疑惑。

「他要我這樣做,一定是別有意思的。」守風答道。

「因此你是不折不扣的傻瓜。」文輝道。

「相識了這麼多年,你也知道我是怎樣的人,甚至內心
很多想法也很清楚。」守風說。

「你既然答允了,便不會改變,對嗎?」

「不錯。」守風回答。

「可是愛情是無形,也無聲無色,你怎樣尋找?」文輝
問。

「我也不知道。」

「那麼你又為甚麼要答應找尋?」文輝驚訝。

「就當是心靈流浪的一部份吧!」

「如果當年沒有聽你說過心靈流浪是怎樣一回事,我也
不知道這到底是甚麼事情。」文輝說。

「那年你和暗戀的女孩失去了聯絡後,便告訴我會放下
情感,用心去了解愛情,從不同的地方觀察愛情。於是
你的心不再為某人而停留,而是四處漂泊。」文輝說起
了往事。

晚風吹過,守風被文輝的說話勾起了回憶,看著無盡的
夜空,守風似乎想起了很多。

「如果沒有遇上前度,或許我的心仍一直在流浪吧!」
守風遙望著掛在天上的星星道。

「我情願你遇上了深愛的,然後停下來。」文輝道。

「可惜最後還是失了。」守風無奈道。

「但一定要這樣嗎?」文輝反問。

「我想更了解愛情。」守風道。

「去戀愛的話,不是可以了嗎?」

「我覺得這樣會客觀些。」守風說。

「只是了解後,又會怎樣?對方不了解的話,結局仍會
是那樣。」文輝道。

「可能吧!不過知道總比不知道好一些。」守風回答。

「還是你在逃避?心靈流浪其實是你逃避感情的藉口,
怪不得小丘要你找尋逃走了的感情。」文輝恍然大悟。

「是不是逃避也沒所謂,反正我要嘗試找尋逃走了的愛
情,或許會令我找到答案。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_
烏索普:「響呢個世上比老子更頹廢的人仲未出世呀!!!」
雜魚:「呢條友已經頹廢到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

生日快樂 每當變幻時

Willow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11-05, 12:39 PM   #3
Willow
Ultimate Gamer
集體回憶
 
註冊日期: Oct 2003
文章: 4,699
XBox Live GamertagWillowHorse
風破小故事:愛情逃走了(3)

雖然口裡是這樣說,但是守風卻也不知道應該在哪裡找
尋。這幾天,他還是如常地上班、下班,回家的路上仍
舊逛逛海旁的走廊,看看日落的景色。世上太多事情令
人感到煩擾了,偶爾看看自然的景色,讓自己的想想不
同的事情,也算是守風一種減壓的方法。

當他在走廊上散步的時候,又看到女孩正在繪畫。是的
,又再次看到她。這個多月來,守風路過這裡的時候,
總會看到女孩在繪畫。一天又一天,不知不覺已經個多
月了。其實在很久以前,守風曾看到一位男生和女孩一
起,只是這陣子也沒發現男孩的縱影,或許他們之間發
生了甚麼事情。

每次看到這女孩,守風總是很好奇,到底女孩繪畫甚麼
,為什麼個多月來也在同一地點。個多月的時間,畫也
應該完成了,可是女孩為什麼仍留在這裡呢?好奇心驅
使下,守風走到女孩附近,打算看看女孩繪畫的是甚麼


走到女孩身旁,女孩似乎發現了有人看著她,只是很快
又投入繪畫的世界。守風看著女孩的畫,看到畫中是這
裡的日落。到底這幅畫有甚麼特別,竟然要繪畫這麼久
,守風仍是不解。

「你好像每天也在這裡繪畫,是嗎?」守風問。

「那麼你每天也應該來過這裡。」女孩目光仍是集中在
畫上。

「你怎會知道?」守風感到驚訝。

「如果你不是每天到過這裡,怎會看到我在這裡。」女
孩淡淡地道。

「的確是這樣。」女孩的說話使守風感到尷尬,也發現
自己的確很笨,這簡單的邏輯也沒想到。

「你每天也在繪畫同一幅畫嗎?」守風問。

「為什麼要告訴你?」女孩反問。

「我只是好奇而已。」守風無力招架。

「其實這不是第一幅。」女孩道。

「你繪畫了很多風景相同的畫嗎?」守風問。

「已忘記了繪畫了多少幅,只知道沒有一幅令我感到滿
意。」女孩低聲嘆息。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_
烏索普:「響呢個世上比老子更頹廢的人仲未出世呀!!!」
雜魚:「呢條友已經頹廢到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

生日快樂 每當變幻時

Willow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01-05-06, 12:43 PM   #4
Willow
Ultimate Gamer
集體回憶
 
註冊日期: Oct 2003
文章: 4,699
XBox Live GamertagWillowHorse
風破小故事:愛情逃走了(4)

「怎樣才算滿意?」守風不解。

「不知道。」女孩苦惱。

「不知道?」

「為甚麼繪畫不到那種感覺?」女孩自言自語。

「甚麼感覺?」守風問。

「詩中的感覺。」女孩看著手上的那幅畫道。

「詩?」

「那是他寫的一首詩。」女孩回答。

「他?」

「他已經不在世上。」女孩黯然道。

「對不起。」守風感到歉疚。

「他一直希望他的詩和我的畫能天衣無縫地配合,可是
現在總是差一點點似的。」女孩自責。

這刻,守風終於明白女孩繪畫的原因,但是守風不知道
怎樣回應女孩。看著女孩,守風發現了愛情的蹤影,可
惜那些愛情不是守風的愛情,而是女孩對不在世上的他
的感情。那麼守風的愛情又到了哪裡呢?

女孩沒有理會守風的沉默,又再拿起畫筆繼續繪畫未完
成的作品。從女孩身上,守風感到女孩對男友的愛沒有
因男友的離開而消失,反而藉著繪畫延續下去,感情像
是轉生到那幅畫。女孩的專注,會不會是她對愛情的態
度呢?多少人能力這樣專注地戀上一個人呢?或許這是
一種幸福,至少在一生中能找到一個值得自己一直愛下
去的,至少不是每個人也有這樣的福氣。

「如果有一天女孩真的完成了滿意的作品,對他的感情
會不會昇華到另一層次呢?還是失去了方向呢?」守風
突然想到這個問題。

可是當守風打算問女孩的時候,手提電話便叫嚷,聽到
電話鈴聲,女孩便望向守風,感到不好意思的守風便向
女孩說聲對不起後,便走到一旁。

「守風,我是文輝。晚上八時的聚會不要遲到。」電話
的另一端傳來好友文輝的聲音。

「放心,今晚的聚會我會準時出現。」守風想也不想便
回答。

「絕‧對‧不‧要‧遲‧到!」文輝再次提醒。

「這句話應該是我對你說,每次總是遲到的傢伙。」守
風笑罵道。

「彼此彼此。」文輝不甘示弱。

「這鬼話沒有人會相信的。」守風笑道。

「不說那麼多了,一會兒再見。」說罷文輝便掛了線。

掛線後,守風打算向女孩問問那個問題。看到日落的餘
暉散落在海傍和女孩身上,成了美麗的圖畫。尤其是看
到女孩的背影,守風更覺得動人,動人的不是女孩本身
,而是女孩專注地繪畫,為愛情默默地努力的畫面。

看到這畫面,守風又取消了尋求答案的念頭,太早要別
人找尋答案,也許只會引起更多的問題。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_
烏索普:「響呢個世上比老子更頹廢的人仲未出世呀!!!」
雜魚:「呢條友已經頹廢到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

生日快樂 每當變幻時

Willow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01-10-06, 06:17 PM   #5
Willow
Ultimate Gamer
集體回憶
 
註冊日期: Oct 2003
文章: 4,699
XBox Live GamertagWillowHorse
風破小故事:愛情逃走了(5)

放棄向女孩發問的守風,最後稍稍地離開。海風吹過,
享受著海風的守風,細味著從女孩身上看到的愛情,還
有那些疑問,可是這些疑問卻沒有答案。或許,有時候
沒有答案,會比得到答案更好,至少還會為著目標而不
斷努力。

只是永遠也得不到答案的話,我們會不會放棄找尋答案
呢?要是一直也找不到愛情的下落,是不是不再戀愛呢
?路途上,守風一直想著這些問題。

§ § §

由恬靜的海旁回到繁囂的鬧市,像是兩個世界。都市急
促的節奏,是不是意味著愛情也變得速食呢?五光十色
的都市內,還是有些寧靜的地方讓我們的心靈平靜下來
,想著各樣的事情,又或是和好友聊聊天。

走進某樓上咖啡店,很快便找尋數張熟悉的面孔,朋友
便立即和守風打招呼。

「還以為你真的會遲到。」文輝笑道。

「那麼這次是不是使你失望呢?」守風反擊。

「如果我感到失望,是不是由你來請客?」文輝不甘示
弱。

「當然不是。」守風道。

「是了,怎樣不見永傑?」守風問。

「他要留在公司開會,所以今天不來了。」其中一位朋
友道。

「Ace,你不是和永傑在同一間公司工作嗎?為甚麼你
不用留在公司開會?」守風問。

「因為有其他事情要辦,所以整天也不在公司。何況他
們沒有要求我回去,代表了會議不是很重要的事情。」
Ace聳聳肩回答。

「真的沒問題嗎?」文輝問。

「沒問題的。」Ace道。

「家豪,這麼久沒見面,最近怎樣?」守風問。

聽到守風的問題,家豪低聲嘆息。弄得守風和Ace面面
相覷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輝,你的表弟發生了甚麼事?」Ace問。

「為情所困吧!」文輝道。

「沒有戀愛又怎會為情所困?」守風不明白。

「我喜歡了我的同學。」家豪道。

「以你的俊朗的外表,要吸引異性應該沒有問題。」
Ace道。

「別取笑我,我的外表怎算俊朗。」家豪道。

「如果你的外表不算俊朗,世上再沒有俊朗的人。我們
在座四人,相貌最討好便是你。」Ace再道。

「我外表並不好,又不高大,而且不懂得和異性相處…
…」家豪不斷說出自己的缺點。

「夠了,快說說你的情況給我們知道。」守風沒好氣地
道。

「是了,你也沒向我提及過這事情。」文輝道。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_
烏索普:「響呢個世上比老子更頹廢的人仲未出世呀!!!」
雜魚:「呢條友已經頹廢到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

生日快樂 每當變幻時

Willow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01-16-06, 01:43 PM   #6
Willow
Ultimate Gamer
集體回憶
 
註冊日期: Oct 2003
文章: 4,699
XBox Live GamertagWillowHorse
風破小故事:愛情逃走了(6)

接著家豪道出了他的事情。剛開學的時候,家豪認識了
菲比這位女同學。那時候,家豪只是覺得菲比相對於其
他同學更用心上課,並沒有想到其他。畢竟在過去的感
情世界內,家豪曾發生了一些事情,形成了心結,使他
對追求愛情變得消極。

直到後來,因守風的一席話,家豪的心結才慢慢被解開
,開始懂得欣賞菲比,在不知不覺間喜歡了她。同學間
的日常接觸,使家豪和菲比,成為比較要好的同學。

「情況大致是這樣子。」家豪把事情簡略敍述了一篇。

「現在問題是?」守風問。

「我不知道怎樣可以和她關係拉得接近。」家豪苦惱。

「像朋友那樣相處不就可以嗎?」文輝道。

「因為菲比在學校時常常和她的好友小艾一起,所以要
和菲比單獨相處的機會不多。」家豪道。

「那麼三人一起聊天不行嗎?」Ace問。

「可是我無法加入她們的話題。」家豪道。

「會不會是你顧慮太多,才會這樣子?」守風問。

「我也不知道。」家豪嘆氣。

「又一個為不可靠的愛情而煩惱的傻瓜。」Ace懶洋洋
地道。

「雖然愛情不是必需品,但是我們還是渴望愛情,為了
愛情,我們還是甘願成為傻瓜。」守風想起了朋友門的
故事,有感而發道。

「不是愛情使人盲目、是非不分,才會令人變成傻瓜嗎
?」Ace道。

「會有這樣嚴重嗎?」文輝問。

「至少也是互相利用的關係。」Ace若無其事地說。

「互相利用?」文輝問。

「利用對方排解寂寞,享受被愛的感覺,這不是互相利
用嗎?」Ace回答。

「速食愛情或許便是這樣。」守風慨嘆。

「喂!你們所說的,我並不明白。」家豪道。

「一個二十歲不到的男生,不明白也正常。」Ace理解
地道。

「有些事,沒觸碰過愛情的人未必會明白。就算戀愛多
次的人,也不一定明白。何況明白了也不一定是好。」
守風道。

「既然無法明白,我們還是回到正題吧!」家豪道。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_
烏索普:「響呢個世上比老子更頹廢的人仲未出世呀!!!」
雜魚:「呢條友已經頹廢到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

生日快樂 每當變幻時

Willow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主題工具
顯示模式

論壇跳轉


現在的時間是 08:24 PM


手機版 | APP版
Powered by vBulletin® 版本 3.8.3
版權所有 ©2000 - 2021,Jelsoft Enterprises Ltd. map
Games Animation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