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s Animation Forum

返回   Games Animation Forum > 其他 > ~清談館~

回覆
 
主題工具 顯示模式
舊 12-02-07, 12:59 AM   #1
浮雲下的星星
Senior Gamer
 
註冊日期: Dec 2002
文章: 459
世界恐怖童話故事系列

世界恐怖童話故事 - 第一集 - 漢索與葛麗泰 (上)
http://youtube.com/watch?v=RZ8OCUL6Wss&feature=related
世界恐怖童話故事 - 第一集 - 漢索與葛麗泰 (下)
http://youtube.com/watch?v=I-5oSPaC7fA&feature=related
世界恐怖童話故事 - 第三集 - 灰姑娘 (上)
http://youtube.com/watch?v=HjuEKHEmEEY&feature=related
世界恐怖童話故事 - 第三集 - 灰姑娘 (下)
http://youtube.com/watch?v=NsBHpYGmbbg&feature=related
世界恐怖童話故事 - 第二集 - 藍鬍子 (上)
http://youtube.com/watch?v=kZWWc8kzG1Q&feature=related
世界恐怖童話故事 - 第二集 - 藍鬍子 (下)
http://youtube.com/watch?v=pPoMpJVDMzs&feature=related

幾得意, 幾恐怖, 可以睇下
浮雲下的星星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02-07, 01:06 AM   #2
i wanna buy GBA
Ultimate Gamer
我女友
 
註冊日期: May 2002
文章: 4,489
睇過文字版,估唔到有動畫的
i wanna buy GBA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02-07, 03:36 PM   #3
Cube
Insane Gamer
 
註冊日期: Jul 2004
文章: 720
圖像: 1
最恐佈第一個
好正


藍鬍子個個睇唔明.
Cube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02-07, 04:30 PM   #4
wyhone
Game Master
宛如天使的惡魔
 
註冊日期: Oct 2005
文章: 3,477
灰姑娘真係估佢唔到


__________________
所有生物都要面對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環境
以人類來說:為了自衛和照明,懂得運用火
生物學家或哲學家稱為進化
人類似乎不斷進化
工業革命更為人類帶來現代化的舒適生活
然而,現今愈來愈多人受上一代帶來的物質主義苟且一生
不再探究知識,但願安享天年
是好事還是壞事?
wyhone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02-07, 04:43 PM   #5
Busconcamp
The One
紅魔鬼閃耀GAF
 
註冊日期: Jan 2003
文章: 62,745
圖像: 55
狠毒的灰姑娘...


__________________
避免"殘酷一BAN"...請謹慎出POST~
偶體內流住GAF
曼聯成功拿下頂級聯賽20冠軍!
流胃兄x民賤聯.無恥黨x禮義廉......
250311.3975.12363
Busconcamp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02-07, 04:44 PM   #6
nelson888
Banned
 
註冊日期: Jan 2007
文章: 1,955
點解唔放入02專區度呢?
nelson888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02-07, 05:09 PM   #7
kcf1201
Game Master
 
註冊日期: May 2004
文章: 2,958
圖像: 3
點解藍鬍子D人設同漢索與葛麗泰差咁遠

仲有就係睇睇下發現呢套野同桐生操本《令人戰慄的格林童話》一D關係都無

此篇文章於 12-02-07 05:37 PM 被 kcf1201 編輯。
kcf1201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02-07, 05:30 PM   #8
豆腐
God of Gamer
無間豆
 
註冊日期: May 2002
文章: 6,045
3DS Friend Code5112 3637 7002
PSN  IDKOUKEN_84
圖像: 51
三集人設都唔一樣

藍鬍子個個比較受落




不過呢三個帶出左人性醜惡


__________________
よく聴け!東海大学日本語学科の学生は東海病夫ではない!!

我唔大方,不過唔代表我小氣
豆腐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02-07, 06:18 PM   #9
EZ-8-HWC
Crazy Gamer
 
註冊日期: Oct 2005
文章: 1,720
藍鬍子一啲都唔恐怖,而且人設仲幾ok
離題?
EZ-8-HWC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02-07, 08:02 PM   #10
Kinexecute
Senior Gamer
得到力量…創造世界…
 
註冊日期: May 2006
文章: 267
我以為講緊某本小說系列


__________________
この痛みこそ、私が生きた証なのだ
Kinexecute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02-07, 08:07 PM   #11
kcf1201
Game Master
 
註冊日期: May 2004
文章: 2,958
圖像: 3
引用:
作者: EZ-8-HWC 查看文章
藍鬍子一啲都唔恐怖,而且人設仲幾ok
離題?
個女仔
kcf1201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02-07, 08:11 PM   #12
Rance
The One
ガハハ
 
註冊日期: Dec 2001
文章: 22,294
PSN  IDRance1219
XBox Live GamertagRance1219
圖像: 76
睇帶o個個人係咪子安武人配架?...


__________________
小便はすませたか? 神様にお祈りは? 部屋の隅でガタガタふるえて命ごいをする心の 準備はOK?」
Rance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02-07, 08:13 PM   #13
Montella
Crazy Gamer
 
註冊日期: Jan 2004
文章: 1,841
圖像: 1
幾正, 幾鍾意佢地D人設, 值得一看啊~


__________________
no place to hide~
Montella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02-07, 09:38 PM   #14
邪氣小貓
Crazy Gamer
喵~
 
註冊日期: Mar 2005
文章: 1,940
Wii U IDXQXMao
3DS Friend Code5069 4307 5493
PSN  IDXieQiXiaoMao
XBox Live Gamertagxie qi xiao mao
圖像: 6
引用:
作者: kcf1201 查看文章
仲有就係睇睇下發現呢套野同桐生操本《令人戰慄的格林童話》一D關係都無
引用:
作者: Kinexecute 查看文章
我以為講緊某本小說系列
睇到條 link 係 youtude 時已經心裡有數......


__________________
PAD: 173 066 891

2 號位長掛 297 審理者 /
邪氣小貓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03-07, 02:00 AM   #15
浮雲下的星星
Senior Gamer
 
註冊日期: Dec 2002
文章: 459
引用:
作者: kcf1201 查看文章
點解藍鬍子D人設同漢索與葛麗泰差咁遠

仲有就係睇睇下發現呢套野同桐生操本《令人戰慄的格林童話》一D關係都無


http://hk.geocities.com/may810733971/f0.index
浮雲下的星星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03-07, 02:01 AM   #16
浮雲下的星星
Senior Gamer
 
註冊日期: Dec 2002
文章: 459
其實我幾鍾意呢個


彩衣吹笛人

很久以前,有一个小镇突然出现了很多老鼠。这些老鼠非常猖狂,带来无尽的梦魇,让人们无法幸福地生活。大家都要求镇长想办法恢复往日的平静,于是他贴出告示,承诺给能赶走那些老鼠的人一笔丰厚的奖赏。

不久后一个有月亮的晚上,来了一个穿着彩衣的人。他吹起了一首旋律,笛声响起的时候,所有的老鼠竟然都涌了出来。他一边吹着笛子,一边往城外走,老鼠们排成长列跟着他的后面,到了河边之后,它们又纷纷跳进河里,全都淹死了。

吹笛人回去领赏。可镇长和人们却反悔了,他们认为他只不过吹吹笛子,没花什么力气,所以拒绝付出赏金。吹笛人笑了笑,一句话也没说就走了。那天夜里,他又开始吹起那奇妙的旋律。这一回,每家每户的孩子,就像那些老鼠一样,全都从床上爬起来,跳着舞,奔向那个吹笛人,无论父母们如何的呼唤、拦阻,都不回头。只有一个孩子例外,他怎么奔跑也跟不上其他的孩子,跟不上那个吹笛人的步伐。他在月色里面朝远方大声哭泣。

就这样,除他以外,那个小镇上所有的孩子,都跟在吹笛人的后面,越走越远,终于全部消失,再也没有回来。

——《汉默尔恩的彩衣吹笛人》



他踏着满地的月光走过来,看着我,眼神清澈一如他手中的笛子,闪烁着真挚的明亮色彩。风吹满了他的衣袍。他说:“孩子,我带你回家。”

我看着他的眼睛。

——十二年来,从没有人如此真挚地看过我的眼睛。





人们假装喜欢我,只因我是这里惟一的孩子。他们从不看我的眼睛,从不拥抱,只会抚摩我的头,告诉我玖瑰是红的而天空是蓝的。我的父母也不过如此,只是他们说,孩子,带刺的玫瑰往往更红,雨后的天空往往更蓝。他们从不看我的眼睛。偶尔我触碰到他们的眼神,只觉得那里充溢着阴霾。

于是我去摘那些带剌的玫瑰,因为它们的确更红。这样的玫瑰都长得很牢固,我常常被剌得很痛,可以看见指尖上渗出鲜红的血珠,滴到玫瑰的根上。

我也经常仰望天空。但无论是晴是雨,这里的天空都是阴霾的。

我告诉父母,说,带剌的玫瑰的确更红,但天空从来都是灰色的。

后来,人们说我是病孩子,因为除了黑白灰的色彩外,我只可以分辨红色。他们再也不对我说出斑斓的词语。父亲起初虔诚地摘花给我看,是玛格莉特,传说中可以用于占卜的花朵。他说花瓣是白,花心是黄的,而花茎是绿。然而我说,它们都是灰色的。

自此父亲再也没有告诉过我花的颜色。他开始常常一瓣一瓣撕下玛格莉特的花瓣,低声呢喃着:“我爱他”,“我不爱他”,“我爱他”,“我不爱他”……我看见最后一片花瓣落地时,他说的,总是“我不爱他”。

我想这就是答案——人们假装喜欢我,只因为我是这里惟一的孩子。





可这个人不一样,我想。

我看见他的衣袍上闪烁出各种色彩,是我从未见过的。它们这样斑斓,这样美。他的眼睛里有光。他笛子的每一个孔眼都流泻出月光来,是那样清澈的颜色,如同他眼睛里的光彩。

他说:“孩子,我带你回家。”

我嗫嚅着。

他嘴角上弯,露出洁白的牙齿,脸上浮现出一种温暖的意象。

“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笑容。笑容意味着承诺。”

“承诺又是什么?”

“承诺,就是一种可以让人拥抱着彼此温暖,可以支撑起一个家的东西。”

承诺、温暖和家。

“好的,我跟你走。”

他又笑了,清澈的眼睛里有流光飞舞。

这样的光彩让我想起那种黑色的鸟,它们桀骜地穿越阴霾,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母亲告诉我它们在飞翔。这个词语带来一阵颤栗,一刹那间我看见不驯的影子在她眼底流动。

如今这种颤栗又如潮水般袭来,我看见黑色的鸟儿活在他的眼睛里,自由自在。

“你的眼睛是什么颜色?”

“蓝。”

“天空的颜色吗?”

“是,天空永远是蓝的。”

“为什么以前我看到的天空,都不是蓝的?”

“因为它枯萎了。”

母亲把红玫瑰别在胸前。不久花瓣就落尽了,只剩下枯的花梗,母亲说它们枯萎了。我又去摘了更好的玫瑰来,把流血的手藏在身后。——母亲从来不笑。她只道谢。

“为什么会枯萎?”

“因为它们有生命。”

“有生命的东西都会枯萎吗?”

“是的。”

“我们会枯萎吗?”

他看着我的眼睛:“孩子,你问得太多了。”





每当我问起为何我会是小镇上惟一的孩子时,人们总说,孩子,你问得太多了。他们的眼睛刻意地避开我。其实每当我发问时,他们都答不知道,然而惟独这个问题,他们都说:“孩子,你问得太多了。”然后,缄默不语。

除了我的父母。我曾问过他们这个问题,他们缄默很久。当我以为不会得到回答,欲走开去时,他们低低地说:“孩子,这是宿命。”“什么是宿命?”“这就是宿命。”

这是我惟一一个得到过回答的问题,虽然这个回答含糊得我无法理解。我也问过他们,为什么我只可以看到这几种颜色,为什么玛格莉特可以用来占卜,为什么天空中黑色的鸟儿飞过时,翅膀不会留下痕迹。他们都答不知道。

我也摘过玛格莉特,想问她。可摘下时,我才明白玛格莉特只能回答“是”或者“否”。于是我埋葬了那朵花。她淌下的汁液沾得我满手都是,我感觉眼睛里有潮湿的泪水滴落下来,和花的汁液搅拌在一起,渗进我手心的纹路里。

不远处,父亲又在撕着花瓣呢喃了。





月光在他身后拉起了长长的影子。我走在他的背影里,风吹动他的衣袍,我低头想看看这样斑斓的人是否也能斑斓的影子,可我发现,他的影子也只有浓密的黑。

他仰望天空吹出一个音符,随即一片云落下来,月色温柔,他拉着我的手走到云朵之上。云朵是纯净得没有半点阴暗的白色,我感觉脚下有温暖的泪水暗涌着。

他把笛子交到我手里。触到它时我几乎不假思索地就用唇吻了它,一种激烈的想要歌唱的欲望把我淹没,我的心里再度涌出那种近似于癫狂的颤栗。在天空中飘飞的云朵上,我手握着这笛子,风把我们浓密的黑色影子吹得抖动起来。我想我现在就在“飞翔”了。

一种从未听闻过的旋律在四周激荡,那一刹那我想起了我的故乡。那是我的故乡啊。虽然它简陋得没有颜色,可那始终是我的故乡啊,我看见父亲的眼睛里涌出蓝色的泪,滴在酒瓶的碎片上,是那种极清澈的天空的颜色,他竟是哭了。我看见黑色的飞鸟停伫在我家荒寒的房子前,屋顶上生满杂草,母亲的眼睛里映出它们桀骜的影子,她手里是一株玛格莉特,她一瓣瓣地撕着花瓣问:“他会回来吗?”“会。”“不会”……我看见那漫山遍野的玛格莉特忽而间枯萎,它们斑斓的花瓣一点点破碎,向我迎面扑来。这样残酷的美让我不知所措。

当我放下笛子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了。目之所及都是太阳的光亮,挡也挡不住地射向瞳孔。吹笛人沉默地回转过身,接过我手中的笛子。

他笑了笑,指着前面一片悬浮在天空中的大地说:“天亮了,孩子,到家了。”





他告诉我这里叫Shadow Land。有些人也把这里叫Never-land(注:没有岸的意思),他说。

我不说话地跟着他。这里很美,真的,如果这里真的是我家该多好,我想。有些孩子是会飞的,他们很像那些阴天里不羁的鸟,只是看见它们时,我纵然想到“飞翔”这个词,也不会再有那种狂喜的颤栗。有个地方长满了金黄色的麦子,这样璀璨的颜色让我望而生畏,而麦田边总立着一只狐狸,她的眼睛里有种漫溢出来的哀伤。我和吹笛人住在一大片玛格莉特花田里,他的衣衫在Shadow Land夺目得不真实的颜色里显得残破朴素。

来到这里后,他总是沉默。

这里之上再也没有天空,只因我们已在云层之上。没有飞鸟,有时候我在Shadow Land边缘的土地上往下望,可以看到模糊的黑色影子——那种颤栗又将潮水般涌来,有时候我想那几近是颤栗的强度,因为每当看见它们,我总有向下飞跃的冲动,我想如果真的可以,我要随它们一起飞,甚至停伫在我家屋顶的杂草上,像一只桀骜的鸟,在母亲的瞳孔里留下不驯的影子。

在这里可以仰望的“天空‘是一片空无,我看不到任何阴影,白日里是飞升的阳光,黑夜里则是沉淀却不坠落的星辰。

夜晚的时候我和他一起看星星,他紧紧抱住我,指着上空一颗不怎么明亮的星星说:“孩子,那里是我的家。”他断断续续地说起他的家,直到说得泪流满面。他说颗星星很小,可能已经被张牙舞爪的树木吞没了,以至于星光一天比一天黯弱。他说那里有一棵玫瑰,它是如此柔弱而经不起风吹,只是几根单薄的剌。他说年轻的时候他曾经从她身边出走,然后就被如此这般地流放,再也不回去了。他说他是有罪的,他违背了一个承诺,虽然他从未应允过什么……

我在他的怀里安静地听着,毫无征兆地便想起我的故乡。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想不想回去,回到那个没有颜色的地方。我甚至不知道哪里才是我的家。我想起我折断来别在母亲胸前的玫瑰、流血的手、下葬的玛格莉特,想起那些飞翔的鸟,它们在阴霾的天空中忽地掠过,没有留下一点翅膀的痕迹。想到这些的时候我很想做梦,很想就此沉沉睡去,以便梦见些什么。恍惚里我可以看见天空中有一颗星星黯然地坠落。我感觉有温暖的水珠掉到我额前,我睁大眼睛四处寻觅,只看见吹笛人眼睛里蓝色的星光闪烁着,不断有透明泛起光彩的水珠如同星辰一般坠落。

后来,我也哭了。





我告诉吹笛人我即将离开,回到我的故乡去。说这话的时候我不敢看他的眼睛,只是低头看Shadow Land绿得逼人的草地。我脚下的这一片开不出花来。

他很安静地叹息了一声,“孩子,你终归还是要长大。”

“长大是什么?”

“你不是问过我,是不是有生命的东西都要枯萎吗?有生命的东西总要长大。例如那些玫瑰,它们枯萎,就是因为它们长大了。”

“长大了又将如何呢?”

他沉吟很久,“长大之后,你就会习惯许诺,并且把它们打碎。”

“那么,你长大了吗?”我看他的眼睛,是那种清澈的蓝,忽然便浑浊了起来,一种浊酒色的哀伤染湿了四周的空气。

“孩子。”他的声音带着某种断断续续的隐忍,“在我离开我的玫瑰时,我便开始枯萎了。”





吹笛人把他的笛子送给了我。他说,有了这支笛子,我可以知道一些事情的回答。正值日落,我看见他的头发被描上了璀璨的金黄色,这样纯净闪亮的色彩让我的眼睛生涩。可眼睛终归是没有落下来,我只是艰难地红了红眼圈。

我在云上一点一点远离Shadow Land,那个又叫Never-land的地方。我没有回头,在我已经离开很远之后,我才想起自己还没有问吹笛人他那朵玫瑰会不会枯萎。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





我踏着满地月光走回来。

我看见自己的影子已经变得很长很长,它在身后拖拽着我,可我没有停步。人们见到带着笛子的我时,露出惶恐与沉郁的神情。很久之后,我终于知道母亲从前说的“宿命”是什么。我想起Shadow Land里那些会飞的孩子,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我走失的伙伴们,也不想知道。他们所说的往事在我心里只余下一片模糊的月,我甚至不记得自己追赶着他们向着远方大哭的情形——像是一场梦,却不是我希望成真的那种。

我荒寒的家已成一片废墟。父亲和母亲合葬在一起,插着十字架的土堆朴素得没有颜色。我在那里种满了玛格莉特,我终于看清了它的色彩,白色的花瓣,金黄的花心,绿色的长茎,这样残酷的美曾让我不知所措,而现今它们的斑斓在我眼中与灰色别无异处。

天空依旧阴霾,可每次我抬头时总有明亮的光剌痛我的双眼,疼痛的泪水里我看不清有没有黑色的鸟儿飞过;汹涌的人潮里我看不见自己的背影,我猜它应该也只有浓密的黑,就像枯萎的玫瑰花瓣边缘,是燃烧过的浮黑色。

我握着笛子在不断前进的人群里停下脚步,我看见那个黎明门前的吹笛人,风吹满了他的长袍,天上有星星落到他的眼睛里,染成一片清澈的蓝色哀伤。他在前面的某个地方,某个近却不可及的地方,他说:“孩子,我带你回家。”我看见玛格莉特的花瓣飞起一阵漩涡,潮水般把他淹没,我看见Shadow Land接近幻觉的美丽碎成一片片花朵,碎成一颗颗星辰,碎成一个个风筝,在阴霾的天空上,飘来飘去,我在原地沉默着静止。

我回不去了。时光燃成灰烬,哗哗作响。
浮雲下的星星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03-07, 01:58 PM   #17
沒名字的?君
God of Gamer
小牧 愛佳
 
註冊日期: Jan 2002
文章: 5,113
PSN  IDMrNonameX
XBox Live GamertagMrNonameX
圖像: 20
引用:
作者: kcf1201 查看文章
點解藍鬍子D人設同漢索與葛麗泰差咁遠

仲有就係睇睇下發現呢套野同桐生操本《令人戰慄的格林童話》一D關係都無
咁係為左要呃人去睇第3話果d皮影戲
沒名字的?君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03-07, 02:06 PM   #18
jackiecyho
Game Master
特殊戰技教導隊
 
註冊日期: Oct 2005
文章: 2,052
PSN  IDSiulok
引用:
作者: 沒名字的?君 查看文章
咁係為左要呃人去睇第3話果d皮影戲

反而第3話最有童畫故事書既感覺喎


__________________
在各種無知中,最差勁的是『政治無知』。他有耳不聽、有目不見,他從不參與任何政治活動。他彷彿懵然不知,種種生活費用,如大豆價格、麵粉價格、租金、醫藥費等,全都與政治決定息息相關。他甚至對自己的政治無知引以為傲,挺起胸膛,高聲說自己討厭政治。
這愚人並不知道,基於自己的政治冷感,社會出現了淫業、棄童、搶匪--更可悲的是出現了貪官污吏,他們對剝削社會的跨國企業阿諛奉承。 (布萊希特Bertolt Brecht, 1898-1956)
jackiecyho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03-07, 02:16 PM   #19
豆腐
God of Gamer
無間豆
 
註冊日期: May 2002
文章: 6,045
3DS Friend Code5112 3637 7002
PSN  IDKOUKEN_84
圖像: 51
引用:
作者: jackiecyho 查看文章
反而第3話最有童畫故事書既感覺喎
尤其最後個個奸笑,
得呢種方式先會顯得比較恐怖


__________________
よく聴け!東海大学日本語学科の学生は東海病夫ではない!!

我唔大方,不過唔代表我小氣
豆腐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03-07, 04:08 PM   #20
沒名字的?君
God of Gamer
小牧 愛佳
 
註冊日期: Jan 2002
文章: 5,113
PSN  IDMrNonameX
XBox Live GamertagMrNonameX
圖像: 20
引用:
作者: jackiecyho 查看文章
反而第3話最有童畫故事書既感覺喎
我寧願無配樂都唔要皮影戲
雖然第3話D表現手法幾好

引用:
作者: 豆腐 查看文章
尤其最後個個奸笑,
得呢種方式先會顯得比較恐怖
那是幸褔的微笑 
沒名字的?君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03-07, 05:28 PM   #21
GateHacker
God of Gamer
Baned
 
註冊日期: Aug 2003
文章: 7,177
Wii U IDgatehacker01
PSN  IDFE-C_2008
圖像: 3
之前睇過,都似桐生操個本
不過冇白雪公主(18+)有d失望
有冇人知套野咩時候既作品
GateHacker 目前線上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03-07, 07:22 PM   #22
hei仔
Junior Member
 
註冊日期: Nov 2002
文章: 88
個藍鬍子同初版格林童話既故事有d分別,
女角死左同冇左佢3個大佬


__________________
AC:3222-0917-9858
hei仔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12-08-07, 07:31 PM   #23
Sandalphon
Ultimate Gamer
Arc Angel
 
註冊日期: Mar 2002
文章: 4,062
幾正喎...
第一個真係好恐怖...加埋d畫風帶俾人驚憟既感覺..
不過係咪得呢3套? 仲有冇其他?


__________________

Why in moments of crisis do we ask God for strength and help?
As cognitive beings, why would we ask something that may well be a figment of our imaginations for guidance?
Why not search inside ourselves for the power to overcome?
After all, we are strong enough to cause most of the catastrophes we need to endure.

-Bill Schell-
Sandalphon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主題工具
顯示模式

發文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發表回覆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自己的文章

啟用 BB 代碼
論壇啟用 表情符號
論壇啟用 [IMG] 代碼
論壇啟用 HTML 代碼

論壇跳轉


現在的時間是 03:37 PM


Powered by vBulletin® 版本 3.8.3
版權所有 ©2000 - 2014,Jelsoft Enterprises Ltd.
Games Animation Forum